爱好小说 > 都市小说 > 帝尊徐来小说 > 第四百零八章 我问心无愧!

第四百零八章 我问心无愧!

推荐阅读: 李晋重生2000 今天开始做女生 都市医圣林奇 红商 十六少年兄之山猫 我在韩国那些年 宝路天行 重生开始当首富 时代狂流 贴身助理的激情



       想到这。

      徐来神念传音给山下的谭昌:“听说东海市有青少年武者大会?”

      正在房间中闭关打坐的谭昌一愣,恭敬道:“是,今天截至报名,后天开始比赛。”

      “有裁判吗?”

      “有。”

      谭昌神色奇怪,不明白徐来问这些做什么,如实道:“是武道协会的三位七品武宗。”

      “我要去观赛,给我弄张门票。”

      “……”

      谭昌目瞪口呆。

      你一位疑似神门境的强者,挥手凝龙脉,去看小孩子们比武,强者的世界都这么让人迷惑吗?

      “我女儿跟朋友的孩子要参赛。”

      徐来感慨道:“没办法,我要去保护下。”

      谭昌警惕心大起。

      徐来如今可是武道协会要供养着的存在,要是他的女儿在比赛中受了伤……

      别的不说。

      一旦因为结怨离开华国去了其他国家,这对于华国而言可是巨大损失!

      所以谭昌连忙道:“是,我这就安排。”

      徐来没再传递神念,而谭昌将消息传给了高合,高合也吓了一跳,瞬间将安保规模提升了十个档次。

      本来七品的裁判,愣生生提升到了九品……

      若不是高合境界才八品,他恐怕会亲自上场当裁判。

      当然。

      这都是后天的事了。

      徐来继续喝着茶,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没多久。

      依依扑到徐来怀里撒娇:“爸爸,我们想出去玩会。”

      徐来知道,他们是打算去给云锦报名,微笑道:“去吧。”

      “嗯嗯嗯。”

      四个小孩子雀跃离开。

      下午六点。

      依依鬼鬼祟祟带着云锦回来,两个小丫头都有些兴奋。

      “有什么喜事?”阮棠随口问道。

      “没。”

      依依连连摇头,去比武这件事一定要瞒着爸爸妈妈,不然肯定会被拒绝的。

      听钱笑说。

      每年都有不少小朋友受伤住院。

      怕担心路出马脚,依依吃过饭就带着云锦去打游戏了。

      而饕餮是晚上九点才回到海棠苑。

      一进门,就走到后院望着月亮陷入沉思。

      徐来正在泡温泉,他招手道:“怎么样?柳婉符合你对妻子的要求吗。”

      徐来算是发现了。

      饕餮不懂那些弯弯绕绕,有事就应该直来直去,尤其那些男女之事。

      饕餮窘迫起来:“这个,不瞒帝尊,我从没想过这件事。”

      “那现在想想。”

      “……”

      饕餮噎住,他直接坐在地面开始皱眉思索起来。

      良久后才吐出一口浊气:“帝尊,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我记得你很喜欢看星星,你看到天上那颗星辰了吗?”徐来一指。

      “看到了。”

      饕餮疑惑看来:“那颗星辰……怎么了?”

      徐来又问:“好看吗。”

      饕餮迟疑道:“虽然不及天庭后院的星海,但很漂亮。”

      “等你哪天觉得星辰很美,突然想分享给某个人时,那就是喜欢。”

      徐来淡淡道。

      饕餮若有所思,他抱拳道:“帝尊,末将打算今天回仙域了。”

      徐来没再强求。

      缘分这种东西强求不来,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他再如何撮合那也是徒劳。

      所以挥了挥手:“去吧。”

      饕餮躬着身子退下,化作一道流光消失于天际。

      徐来没泡多久也回房间。

      阮棠正好洗完澡,徐来为她吹着头发。

      阮棠问道:“也不知道饕餮跟柳婉怎么样了。”

      “多关心关心咱俩的事情吧。”

      听着徐来的话,阮棠闭着眼道:“咱俩不挺好的吗?哦对了,刚才秘书给我打了个电话,你猜阮家怎么了?”

      “阮氏公司破产,资产全部被查封!”

      “阮金跟他父亲成了老赖,爷爷受到刺激,得了精神类疾病,被送到医院强制治疗。

      “我爸妈竟然没有阮氏的任何股份,侥幸逃过一劫,人生真是无常。”

      说到阮家。

      明显能感觉出阮棠声音平静下来,没有丝毫波动,像是在说一件与她无关的事情。

      早在许久前。

      她就决心与那个阮家划清界限。

      徐来握住了她的手,微笑道:“行善作恶,自有天知,老天爷看不下去了吧。”

      “嗯哪,所以人哪怕不行善,也要做到不作恶。”

      阮棠转身,扑到徐来怀里:“我困了,我们睡吧。”

      “好。”

      夜凉如水。

      房间内徐来与阮棠相拥而眠,双双进入梦乡。

      而某个小到只能放下一张床的小破旅馆中,同样躺着一对夫妻,不过他们面上没有温馨,有的只是怨恨。

      他们赫然是阮青山与宋茹夫妇。

      阮青山与妻子如往日一般照常对徐来与阮棠骂骂咧咧后,前者道:

      “老婆,要不……我们回你娘家吧?咱爸妈在乡下好歹还有栋房子,我们去暂住……”

      “阮青山!”

      宋茹骂骂咧咧道:“你知道我在老家是所有人巴结的对象吗?他们要是知道我混成现在这模样,我的面子往哪里放!”

      “可我们现在连饭都吃不起。”

      阮青山咬牙道:“儿子阮金更是自暴自弃,我实在是……不甘心!”

      宋茹沉默。

      为了所谓面子,她是不可能回乡下的,但为了儿子……

      “咚咚咚”

      虽然是深更半夜,门却被重重敲响。

      门外传来一道大嗓门的女人声音:“你们两个欠三天房租了,再不给钱明天滚出去!”

      宋茹与阮青山不敢应话。

      等到脚步声远处,阮青山才小声道:“要不,明天我再去求求隐山。从他那借点钱,至少把这个年过了。”

      “别忘记我们这些年是怎么欺负他们一家的,他们恨不得我们死!上次的奚落还不够吗?”

      宋茹怨恨道:“再说,你忘记是谁让我们倾家荡产的?是他们的女儿跟女婿这两个杂种!”

      “凭什么他们能住别墅开豪车,吃香喝辣的,明明这都应该是我们的!”

      宋茹越说越激动。

      阮青山惨然道:“别说了,徐来可是连万家家主都要恭敬对待的存在,我们能活着已经不错了。”

      想到这事。

      宋茹脸色发白,心中很惶恐,却硬着头皮道:“如今是法治社会,他还敢杀了我们?做事做人都要对得起良心,我宋茹问心无愧!”

      阮青山没回话。

      他知道,以东海市龙头家族万家的手段,让区区两三个人,人间蒸发简直不要太轻松。

      “没错,徐来此人恶贯满盈,人尽可诛,你们……想要他死吗?”

      一道幽幽的声音,像是恶魔的低语,忽然在房间中响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