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小说 > 都市小说 > 绯闻之王 > 第十四章 事成

第十四章 事成

推荐阅读: 重生为官 顾轻舟司少帅 沈浪和苏若雪最新章节 黑领 无敌副村长 极品草根太子 美食供应商 返回1998 薄情总裁的替身妻子 阴商

ps:这一章可是分量十足,甚至可以当两章,今天冲榜,诚恳的向大家求推荐,助我上新书榜!如果上榜,必定三更甚至四更!亲,看你们的了!

     形势比人强,张国辉既然出尔反尔,张伟雄他们也没办法,何况,不管是他们还是在家的张家聪,都认为这时候钱并不重要,只要张国辉好好的把事情办妥了就行,刚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不让张国辉觉得太容易起了贪心!

     等张国辉走了,张伟雄就带着陈金去了街上的照相馆照相,第二天中午,又把相片和资料都拿给了张国辉,接下来就等着半个月后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陈金他们也不可能现在就把钱给这家伙的,这种人,实在是没什么信誉可言。

     张伟雄还要上学,第二天的下午就回了学校,而陈金则依旧是深居简出,这一次得罪了何忠,虽然张家聪和张伟雄都说何忠不可能找到榕树村来把他怎么样,可招摇过市总是不好。何况,在榕树村,很多人都知道他是偷渡客,虽然没有排斥,却始终有一种隔阂,而这种隔阂让陈金没办法短时间内和他们的关系亲近起来。

     他现在还有很多东西要学,倒也不愁无聊寂寞,粤语倒是越来越纯熟了,甚至不仔细听根本就觉察不到,但是控制声和表情这种事情的难度远远出他的想象,那不是十天半个月能够掌握的。

     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陈金本身就是个很能努力的家伙,加上有了希望在前,动力更加的充足,有几天为了练声,他甚至干脆就住到了渔船上,不然他晚上练声时不免会打扰到张家人或者邻近的人家。

     还好,他的脑海里有习练那些功法的方法印记,加上本来就有唱歌和演戏的经验,一天天的过去,倒也能够感觉到一种趋好的变化,虽然不大,却足够令人振奋。

     除了给张家打渔,每天就是努力学习,张家聪看到陈金那么勤奋老实,倒是也来越满意,可张伟豪却是希望陈金和他多出去玩一玩,这家伙人虽然老实,可还是很喜欢玩的。

     匆匆的,半个月很快就到了,这个周五,张伟雄再次回来了,这小子之前的话显然不是说说而已,这次他居然还给陈金买了个吉他。

     顺手把吉他往陈金怀里一塞,“阿金,我可是在你身上下了血本了,你可得给我加油才是啊!”张伟雄其实自己有一把,不过破破烂烂的已经有六七年了,而且也有了感情,干脆给陈金买了一个,反正陈金上次给了他五千块。

     男人,特别是七八十年代出生的男人,在读高中或者大学的时候都有吉他情节,不管是为了泡妞还是附庸风雅,总是要摆弄一番的。

     陈金也是个骚包的人,又一心想着成为演艺界的大腕,对吉他这玩意虽然谈不上有多高的造诣,倒是娴熟的很,笑嘻嘻的拨了拨弦,打趣道:“我又没答应你什么,你下不下血本和我有关系吗?”

     看着陈金熟练的指法和拨弦动作,张伟雄眼睛一亮,用力的拍了他一下,“哈,小子,你倒还藏的蛮深的吗,居然早就会了这玩意啊。”

     陈金耸耸肩,“会这玩意有啥用啊,那和唱歌演戏有半点关系吗?”张伟雄恨铁不成钢的呲牙道:“怎么没关系,你小子长的那么妖孽,再背一把吉他上台,到时候还不是帅呆了。”

     陈金倒是觉得这家伙只怕是因为他自己的吉他情节才有这样的想法的,倒也没想着揭穿,却故意挤兑他,“那你怎么不买一架钢琴给我啊,那样不更衬我的气质。”

     有人说,弹吉他的是浪子,弹钢琴的却是王子,一种是狂放不羁,一种是高贵优雅,陈金深以为然,而且,这两样乐器的价值也说明了这一点,一把吉他几百块就搞定,品质还不错;一架钢琴,稍微次一点的就好几万,贵的更是不得了,几十万也不嫌多。

     张伟雄显然知道这两样乐器之间的价值差距,怪叫一声,“钢琴,你小子还真敢开口,那玩意我都没有。”说完,却是拍了拍陈金的肩膀,迈步朝他的房间里去,“走,看你弹吉他的娴熟样,给我露一手看看先。”

     陈金正想要试试手,同时也检验一下他自己这半个月来对唱歌技巧的掌握情况,施施然的跟在后面,手轻抚琴弦,一种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那一瞬间,他好像对吉他更加了解,有一种明悟般的透彻感。

     张伟雄的房间里有三本吉他书,随意的甩了一本给陈金,陈金也没挑剔,他本来有一些自己熟悉的歌曲,不过不是这个时代的,他要是弹出来唱出来未免就太令人惊奇了,何况那些歌里基本上都是国语歌,这个年代,港人别说说国语,就是听得懂的也没几个。

     陈金之前虽然对粤语歌不熟,这些日子却着实的好好听了一下当下和之前的经典粤语歌曲,便很快的在曲谱里找到了一张国荣的《风继续吹》——这是张国荣83年的歌,也是他真正一举成名的名曲,街头巷尾皆知。

     这也是陈金最熟悉的歌曲,之前就会唱,只是粤语相对来说蹩脚一点而已,现在粤语纯熟,自然是信手拈来,他又是经常在外面串场的人,也不会觉得在张伟雄兄弟俩面前唱歌有什么不好意思。

     甚至,几乎是立刻就进入了状态,娴熟的左手按弦,右手轻巧的波动着琴弦,吉他优美的声音便流淌出来,接着便是陈金那带有磁性的性感男中音——陈金之前的唱歌水平虽然不怎么地,可他的声音或者说音色却很好。

     但唱歌最重要的是控制气息和声的方法,音色到还是其次,只要不是破锣嗓子就行,就像是歌神张学友,他的声音并不算好,听过他说话的人就知道,而费玉清却是歌坛公认的最好听,最纯净,最完美的音色,但论名气,专辑销量还是演唱会盛况,无疑,歌神都高高在上。

     陈金现在的歌唱水平虽然有进步,可依旧算不上出色,更谈不上和张国荣的原声相比,当然,在张伟雄看来,这已经是不错了,等陈金的一曲忠了,有些兴奋的跳起来,拍了拍陈金的膀子,“行啊,阿金,看来你还真的是深藏不露呢,有你这水平,咱们南区的冠军拿定了,最起码要进十六强,再好好的练习一下,加上你这张靓仔脸,八强甚至是四强都很有希望。”

     张伟豪也接了一句,“嗯,还不错,最起码比细佬的水平高了不少。”

     张伟雄一听不干了,跳上前和张伟豪掐在一起,“大佬,你非得要拿我来做消遣是吧!”闹完了,又转身对陈金说道:“阿金,只要你努力,到时候肯定会一举成名的。”

     一举成名天下知岂是如此容易的,就算是人长的帅,歌唱得好,在充满着纷争的娱乐圈里,想要出人头地还需要太多的外部条件,这一点陈金深知,他现在不过是有了好的基础条件而已,其他的,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里,一切都得重新开始。

     第二天,和张国辉再次约好时间,这一次不再在张记了,最近张国辉和何忠之间的斗争越来越严重,不说张国辉不敢,就是陈金他们也不想再惹麻烦。也不好在张家,那样不免惹人闲话,最后便干脆定在渔村的港湾里,那里早上热闹过后,下午一般就没什么人了。

     张国辉来的时候脸上还有些青肿,加上他原有的那道疤,看起来很有些狰狞,看来最近的日子过得“很不错”。

     张伟雄一看他的样子,也没有废话,免得惹了这煞神,最起码现在还得求他,“辉哥,麻烦你了,听说东西弄好了,我们来拿一下。”

     张国辉却是没理他,瞪了陈金一眼,“偷渡仔,上次跟你说过的话考虑的怎么样了!”陈金哪里还不知道他的打算,笑着摇摇头,“谢谢辉哥赏识,我就是把死力气,也喜欢现在这样平平淡淡的日子······。”

     张国辉冷笑一声,“你这是拒绝我喽!”威胁的语气展露无余,想来实力还是不如忠哥,最近吃了亏打算强拉人手,谁叫当时陈金表现出了令人瞠目的神力呢。

     张伟雄这时候接了一句,“辉哥,你不会是想要逼着阿金跟你去混吧,他可是我爸想要留下了帮着打渔的人。”这话也有警示的意思,在榕树村,张国辉虽然很嚣张,倒是也得看什么人,就算不说恩情,张家聪也不是他能够轻易招惹的,更何况是在如今的状况下。

     “死仔,你又拿你老豆来威胁我啊!”张国辉一脚就踢了出去,给张伟雄笑着躲开,又盯着陈金,不肯死心,开始威逼利诱,“金仔,我告诉你,跟着我混绝对比打渔强多了,大碗喝酒,大口吃肉,还有靓女随便你弄,而且我保证没人敢拿你的身份说事,可你要是一直打渔的话,不但没出息,以后搞不好差佬和忠哥就会来找你的麻烦,到时候张村长可不一定护得住你······。”

     “谢谢辉哥赏识!”陈金见这家伙有些没完没了,如果直接拒绝的话可能会把事情弄糟,想了想,答道:“这样吧,辉哥,你让我考虑一阵子,聪伯现在也老了,需要我给他忙一阵子······。”

     拖字诀,或者说是缓兵之计,暂时把事情按下,给张国辉一个希望,免得他当即翻脸,连身份证都没了。

     张国辉也不好强逼陈金,毕竟有张家聪的因素在,何况,他认为陈金只要松了口,以后多磨磨,甚至给陈金找点麻烦,让陈金主动送上门来都有可能——现在的事情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毕竟这家伙是个无根之萍。

     “钱呢?”事情展到这里,张国辉把手一伸,张伟雄却是笑嘻嘻的接了一句,“辉哥,按着规矩,你是不是应该把东西先给咱们看一看。”

     没翻脸,张国辉就不为己甚,冷哼一声,“死仔,我的东西从来都是有口兼碑的。”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张崭新的身份证甩给陈金,陈金倒是有能力轻松的抓到手,不过那样可能让张国辉更加注目,便故意手忙脚乱的,最后终于还是让身份证掉到了地上。

     地上还算是干燥,陈金捡起来一看,貌似还不错,现在的香港身份证和国内的第一代身份证一样,外面是两张塑胶皮贴在一起的那种,不是九七年后的那种带有明显防伪标示的家伙。

     陈金,男,一九七零年十一月十二号出生,南丫岛榕树湾湾仔街十号···,很简单的信息,地址用榕树湾湾仔街也是考虑到不牵连到张家聪他们——如果一旦事,张家聪他们就可以说救起陈金的时候他身上就这么一张身份证,他们也没有多疑,又因为陈金是孤儿,自然的,这一切都好说了。

     何况,榕树湾本来就是移民的人居多,陈金又是张家聪从南丫岛的海域救出来的,张家聪他们也很难想象到偷渡客这个可能。

     张伟雄从陈金手里接过那假货,又从口袋里拿出他自己的真家伙仔仔细细的比对了一下,才啧啧有声,“好家伙,这和真的完全就是一模一样啊!”

     “那还用说,本来就是一模一样的技术。”张国辉牛十三的哼哼一句,却接着居心叵测的故意打击陈金:“再好也是个假的,碰到差佬给总台ca11一个,照样死定了。”

     陈金和张伟雄都是聪明人,懒得理他,后者从口袋里掏出八张大钞递给张国辉,打趣道:“辉哥生意这么好,这一个月下来不少赚吧!”

     张国辉抬手又要打张伟雄,嘴里骂骂咧咧的,“死仔,你是不是皮痒了。”很明显,南丫岛就陈金这么一个偷渡客,张国辉做这种买卖不可能太多。

     有了一张身份证,虽然还是假的,陈金却已经笃定了很多,不但是他,张家聪他们也松了一口气,毕竟陈金有个身份在那里,不管是对张家人还是陈金都是个好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