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小说 > 仙侠小说 > 剑中仙 > 正文 第一千三十四章 开杀戒(第二更)

正文 第一千三十四章 开杀戒(第二更)

推荐阅读:玉都自强王者贺枫王湘云奇石风云奥宇新格斗王灵气复苏时代的肉盾海贼之祸害逆袭王者陈旭白亦清抗战之铁血山河重生九零神医福妻帝少追击令,天才萌宝亿万妻清穿之躺赢

    砰砰砰——

    龙锦衣在地上打着滚,只觉得脑子要被撕成两半一般,疼到无以复加,雄壮的身躯,不时撞击到洞壁上,发出砰砰之声来。

    ……

    这经历,他在上一次杀了那假的自己之后,已经有过一次,过了一段时间,便消失了没,这么多年来,只是第二次发作。

    因此,他在强忍着,期待着这疼痛,早一点过去。

    ……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但那疼痛,始终没有过去,不光没有去,而且越发的强烈起来,那冷酷无情的那一面,似乎还开始占据了上风。

    他的一双眼睛,变的猩红起来,只想要大杀一场,来宣泄自己头颅里的痛苦一般。

    “……不……我不能那么做……那不是我……我不是一个杀人狂……”

    龙锦衣低吼着。

    用尽所有的意志,用尽最后的灵智,压抑着心中的这股杀戮渴望。

    但这杀戮渴望,越是压抑,越是仿佛浇了油的火一样,熊熊燃烧起来,越烧越旺。

    烧的龙锦衣的灵智渐渐迷失……

    ……

    吼——

    又过了片刻之后,凶暴的怒吼终起。

    龙锦衣眼中,一片腥红,探手一抓,摸出了自己不忘剑来,朝着那封门的巨石和封锁的禁制,就是一剑劈去。

    砰!

    巨石炸成齑粉,禁制亦被强势轰破!

    唰——

    一声黑衣的龙锦衣,重重喘息着,嘶吼着,仿佛一头黑魔一样,掠进了天空里,直扑远处方向而去。

    终于——还是压抑不住!

    ……

    此时此刻,外面已经是群星满天,夜幕当空,附近是一片广阔的山野,丛林茂密。

    天空里见不到什么正好飞过的修士,龙锦衣仿佛没头苍蝇一样,乱找了片刻之后,猛然发现下方山谷中,有个虎狼类的野兽的巢穴,就是一个埋头,冲了下去。

    “嚎——”

    野兽的惨嚎声起。

    龙锦衣挥舞长剑,大开杀戒!

    但只没片刻的功夫,就把这一窝子的野兽,给杀了个精光。这区区十几头野兽,哪里能浇灭他的杀戮欲望,反而更加高涨。

    吼——

    龙锦衣在黑夜中咆哮,又一次冲向远方里。

    ……

    深山之中,有小宗门,名曰灵镜。

    这灵镜宗的修士,最厉害的不过的凡蜕后期,是掌门青灵子,此人此刻,无心修练,正在门中的一座凉亭中,吹着夜风,喝着凉茶,满怀的心事。

    青灵子此人,是个相貌斯文的中年人,身材伟岸,一身青袍,也是颇有几分修道天分的,但说不上有多出类拔萃,凡蜕后期或许已经是他的极限。

    关于那杀戮黑剑的事情,青灵子已经得到消息,当然也是十分心动的。

    但此人不过凡蜕后期的境界,哪里有资格去争夺,又担心宗门出事,只好吩咐弟子紧守宗门,自己也不敢随便外出。

    只是,这心里——总不甘心。

    “夫君,夜深了,早些回去歇着吧。”

    旁边有人说道。

    是青灵子的夫人红茶女,三十多岁的成熟模样,一身红衣,风姿绰约!

    “恩。”

    青灵子下意识般的点了点头,二人站起,朝亭外走去。

    ……

    轰隆隆——

    陡然,巨大的轰隆之声,从不远处的方向传来,地动山摇。

    “怎么回事?”

    青灵子一震醒来,目中精芒大起!

    “是山门处。”

    红茶女道了一句。

    话音落下,二人飞掠而去。

    轰隆之声没有停,反而更加的密集起来,仿佛有人在狂轰烂炸着山门一样。

    此时此刻,更多的灵镜宗修士,已经被惊醒了,个个出了自己的房屋来,朝着山门处飞来。

    ……

    青灵子夫妇,速度最快。

    很快,就出了山门。

    才一出来,就有锋利的剑芒,割面而来。

    凝目看去,只见两个守山门的弟子,已经倒在了地上,而且是极冷酷的被人劈成了两半,鲜血横流,内脏乱洒,要多惨有多惨。

    而上方天空里,一道雄壮的黑色身影,手持长剑,仿佛凶魔一样,疯狂攻击着灵镜宗的守山大阵。

    砰砰砰——

    剑芒万千,狂如雨落!

    二人看的一震之后,很快就认出了对方那张硬朗面庞来。

    “龙锦衣,我们灵镜宗无你无怨无仇,为何要打过来?”

    青灵子厉声喝问。

    来人正是龙锦衣,而他身为当年的十强第三,样子早为北圣域修士所知。

    ……

    噌!

    龙锦衣闻言,猛的一个低头看来。

    这一低头,立刻把青灵子夫妇,吓了一跳,对方那双眼睛里,哪里有什么人类般的情感,只仿佛是一头发了疯的野兽,冷酷,凶残,又猩红到血丝密布,瞳孔凝成两点,目光直勾勾,阴恻恻。

    “不妙,这个家伙不会是修练到走火入魔了吧?”

    二人心中,立刻有判断。

    呼——

    风声一啸,龙锦衣剑锋,狂劈而下。

    “夫人,先进宗!”

    青灵子大喝了一声,拉着红茶女,一个转身,就逃进了宗门里。

    自己有几斤几两,还是知道的,哪里可能是龙锦衣的对手。

    ……

    吼——

    龙锦衣见二人逃进了宗门里,又是一声怒嚎,再一次的疯狂攻击起了灵镜宗的山门大阵来。

    ……

    “宗主,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谁打来了?”

    青灵子二人,才一进去,就是大片的门中弟子围了过来,七嘴八舌的问道。

    “是当年北圣域凡蜕十强第三的龙锦衣,他似乎是走火入魔了。当年十强选拔的时候,我曾见过他,虽然冷漠,但绝不至于如此癫狂。”

    这青灵子倒也心襟坦荡,没有一盆脏水就泼下去。

    说完之后,又把外面的情况说了说。

    “宗门,无论他有无走火入魔,这样打上我们灵镜宗来,总是失礼在先,若是任由他打下去,传扬开去,我灵镜宗颜面何存?”

    有人冷冷说道。

    是个气质古板的老者,有着凡蜕中期的境界。

    “不错,他再厉害,也不过是凡蜕后期,我等一起上,将他先拿下,等他清醒过来之后,再问他要一个公道!”

    又有人附和道。

    灵镜中虽小,但几个凡蜕修士,还是拿的出来的。

    “正是!”

    众人群情奋勇起来,完全还不知道,将要面对一个怎样的对手。

    ……

    青灵子闻言,多少有些犹豫。

    他当年,也是参加过那场十强选拔的,知道能进十强的,全是最出类拔萃的修士,传言前几名,更是有着挑战祖窍初期的实力,再加上经过中央圣域的熏陶,龙锦衣现在是什么实力,实在不好说,他们真的打的过吗?

    “宗主,不要再犹豫了,此人打上门来,实在是太欺人太甚!”

    之前那古板老者喝道。

    “宗主——”

    众弟子也是义愤填膺的喊道。

    青灵子闻言,与自己的夫人红茶女交换了一记眼色,终是一咬牙,点头道:“走,凡蜕之上的修士与我出去,将此人擒了,若是擒不住——就地格杀!”

    众人闻言,轰然应是。

    七八道身影,在青灵子的带领下,飞掠而去。

    ……

    飕飕——

    才一出去,就被龙锦衣察觉,虽然已入疯狂,但灵敏的感知尚在,身上道心气息不自觉的滚涌,就是剑芒倾泻,如天河决堤而下!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龙锦衣这一出手,就骇的众人脸色直变,直感觉到肌肤仿佛要撕裂开来一般,那狂猛锋利的剑芒,实在太猛!

    众人见状,连忙飞散出去的同时,纷纷取出防御法宝,或是施展出防御神通来。

    轰隆隆——

    山门口,尘土飞扬,大地开裂。

    “龙锦衣,你莫张狂,老子早想试一试你们这些当年十强的水准了。”

    有人厉声喝道。

    是个身材矮矮壮壮,神色桀骜的青年汉子,身上顶着一层土黄色光幕样的防御神通,掐着手诀,朝龙锦衣冲来。

    呼——

    一头土黄色狂龙样的虚影,朝着龙锦衣吞噬而去。

    “若非老子晚生了几千年,怎会——”

    一边冲来,一边继续说道。

    龙锦衣眼中,除了凶杀暴虐,没有其他一点情绪,扬剑又劈。

    砰!

    巨大的爆炸声起,那矮壮汉子话才说了一半,那土黄色狂龙,已经被劈成了两半。

    砰!

    第二剑再来。

    矮壮汉子被粉碎了身外神通,吐血惨叫。

    嗤啦!

    第三剑又来。

    满天血雨飞洒,矮壮汉子被从头到胯劈成了两半,当场身死!

    ……

    “师弟!”

    “师伯!”

    众人见状,悲唤出声,谁会想到这矮壮汉子,连三剑都接不下。

    “宰了这个混蛋!”

    那古板老者,咆哮起来,横眉怒目。

    青灵子见状,也是抛弃了那一点生擒念头,拿出最强手段来。

    ……

    砰砰砰——

    山门处,炸开了花。

    龙锦衣理智已失,完全没有躲闪,连防御神通都未架起,盯上一个修士之后,就是狂杀而去,不将对方杀死,绝不罢休。

    血腥,惨烈!

    天空之中,血雨飘洒。

    他自己固然是被轰的身躯连震,嘴角逸血,但被他盯上的修士更惨,尽是被杀的或是分为两半,或是尸首分离,或是炸成骨肉渣子。

    没一会的功夫,就死到只剩青灵子夫妻二人,二人胸中一阵剧痛,欲哭无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