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小说 > 都市小说 > 仙宫 > 第五十五章 值吗?

第五十五章 值吗?

推荐阅读:崇祯辽东攻略我当医生那些年妙手仙君林凡苏雪儿乡村极品神医商女为妃:世子大腿缺挂件吗最强万界大穿越盛唐纨绔极品阎罗太子爷超神星卡师我成了一条锦鲤

第五十五章 值吗?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蓝卓越做梦都未曾想过,有朝一日家姐竟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而且接受的如此理所当然,她以前在别的方面,的确谦逊低调,温润如玉,但在字画方面,可是有着无与伦比的自信,以及那份字里行间,笔墨渲染之中的风骨。

可现在,家姐竟然被一位少年折服了?

蓝卓越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急忙问道:“姐,你购买这两幅画,花了多少蓝金?”

蓝天瑜轻笑道:“十万两蓝金。”

“多少?”蓝卓越瞪大双眼,语气直接提高好几个节拍。

蓝天瑜心情愉悦,重复道:“十万两蓝金。”

蓝卓越心底的小火苗骤然升腾,怒声说道:“姐,你是不是疯了?十万两蓝金就是一百万两蓝银,你竟然花这么多钱购买两幅破画?不对,你一定是受到了那个少年的蛊惑,否则不可能做出这般不理智的行为,我去找他算账。”

说着,他转身冲进篱笆院内。

蓝天瑜一阵错愕,她没想到在她眼里的无价之宝,竟然在弟弟眼里是被蛊惑,而且向来成熟稳重的弟弟,竟然还怒气冲冲的去找人家……

“你站住!”蓝天瑜醒悟过来后,顿时面色一变,朝着院内追去。

阁楼二楼。

叶瞳静安静的刻着玉石,刚刚赚到二十万两蓝金,并没有因此兴奋,来到郡城之后,这里的物价刷新了他的认知度,尤其是购买修炼资源所需要的花销,二十万蓝金只是杯水车薪,不值一提。

药奴抱着龙头拐杖,蹲在墙角打盹,钱财对他来说,没有太多的意义,在他的观念里,有钱就照着钱多着花,没钱就照着钱少着花,到了他这个年纪,能多活一天,都算是赚到一天。

忽然,药奴睁开双眼,随着一抹寒光从眼底闪过,看清楚来人后,微微有些诧异。

蓝卓越踏进房门的那一刻,便把房间里的人和景物尽收眼底,当他看到叶瞳后,明显微微一愣,但随即怒不可恕的呵斥道:“叶瞳,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骗我阿姐的钱财,找死是不是?”

叶瞳抬了抬眼皮,问道:“你阿姐是哪位?”

蓝卓越怒喝道:“你还装蒜?两幅破画竟然敢卖出二十万两蓝金的天价,就算我蓝家不缺这点钱,但也不能被你这般坑骗吧?”

叶瞳问道:“蓝天瑜是你姐?”

蓝卓越冷哼道:“没错。”

叶瞳摇了摇头,说道:“我画的画,在有些人眼里是无价之宝,在有些人眼里好似垃圾,你姐向我购画,那是她喜欢我的画,这种交易,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算不上谁占谁的便宜,更称不上是坑骗,我想告诉你,你这般气势汹汹的闯入我的住处,看似是对我的质疑和愤怒,其实是对你阿姐的不信任。”

蓝卓越怒道:“胡说八道,我怎么对我姐不信任了?”

叶瞳说道:“你若对她信任,又何必像个小丑似的来我这里叫嚣?她愿意买我的画,那是她的眼光问题,二十万蓝金购买两幅画,或许对你来说很贵,但你想过没有,她能认同的画,自然觉得二十万蓝金值得。”

说到这里。

叶瞳把手里还未完成的玉雕放下,站起身走到窗口,看着外面的如画般的美景,接着说道:“就比如你,看到喜欢的东西,你会觉得它的价值极高,但这东西在那些不喜欢的人眼里,就跟垃圾没有区别,那么,你说这东西到底值不值你心里的那份钱?”

“这……”蓝卓越哑口无言,貌似对方说的很有道理。

叶瞳转过身,直视他的眼睛,一字一句说道:“这个世界上没有蠢货,有的只是那些自以为是的人,你阿姐你应该了解,她蠢吗?是那么容易上当受骗的吗?你现在闯进来兴师问罪,难道不是对她的侮辱和不信任吗?”

蓝卓越面色变得有些苍白,叶瞳说的一字一句,如同刀割般撕开他的心头肉,让他心底滋生出强烈的悔意。

有道理!非常的有道理!

哪怕他是站在叶瞳的对立面,哪怕他被叶瞳判定为“自以为是”的人,依旧觉得叶瞳说的言之有理。

自己连那两幅画都没看到,就果断判定为不值二十万两蓝金,那是因为自己对字画喜欢程度不高,但阿姐呢?她自幼痴迷书画,每每遇到好的画作,都会欣喜若狂,或许那两幅画,在她眼里值二十万两蓝金呢?

那么自己怒气冲冲的闯到人家的住处来兴师问罪,不正是对阿姐的侮辱和不信任吗?

房门处。

蓝天瑜眼睛里闪烁着流光溢彩,心底更是感慨万千,她未曾想到,刚刚还盛气凌人的弟弟,在鲁莽的向叶瞳兴师问罪最后,被人家三言两语打击的哑口无言。

那些道理,她明白,也深度认同,但是蓝天瑜有些想不明白,这种包含着深刻智慧的言语,竟然出自一个少年之口。

恍惚间,蓝天瑜隐隐觉得眼前的并不少一位少年,而是一位思想成熟的智者。

蓝天瑜在心底深深一叹,举步迈入房间,对着叶瞳微微欠身后,柔声说道:“叶师傅,舍弟鲁莽,还望勿怪,是我这个做姐姐的管教不严,回去后我定当惩罚。”

叶瞳有些兴致缺缺,摆手说道:“带回去吧!这世间能战胜自己的人,实在是太少太少了,他的鲁莽,我能理解。”

蓝卓越露出瞠目结舌的表情,在叶瞳说完这句话后,才呆呆看着蓝天瑜问道:“阿姐,你……你刚刚称呼他什么?”

蓝天瑜仿佛未听到弟弟的询问,明亮的眼眸中泛起迷惑神色,询问道:“叶师傅,战胜自己,此话何解?”

叶瞳反问道:“你思考过人活着的意义吗?”

“这……”蓝天瑜有些跟不上叶瞳的思路,呆呆摇头。

叶瞳叹道:“人活于世,短短数十载春秋,从呱呱落地,到迟暮逝去,成也好,败也罢,是平庸一世,还是精彩一生,都是精神的波动,心得历练,人生百味,酸甜苦辣,这就是活着。一个人,最大的敌人是谁?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是自己,因为活在这世上的每时每刻,都在与自己抗衡。”

地球上盛行的心灵鸡汤,叶瞳可谓是信手沾来,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就算是毒鸡汤都够他们喝一壶的了,叶瞳自问也就是自个儿心地善良,否则真能找副破拐在这卖上几道。

听到叶瞳的话,蓝天瑜的眼神变得愈发明亮。

叶瞳重新转过身,再次看向外面的世界,喃喃说道:“人心难测,人心难辨,若心向光明,那便是置身天堂;若心向黑暗,则是置身炼狱。”

忽然,叶瞳转过身,目光锁定目瞪口呆的蓝卓越,沉声说道:“看在你姐的面子上,或者说看在那二十万两蓝金的面子上,我给你一句忠告:情绪,是自己最大的敌人,控制他,战胜他,遇事深思熟虑,做到三思而后行,这才是成熟男人的标志。”

“是,您,您说的对方!”蓝卓越躬身行下礼去,而且行的是师礼。

清凉的风,拂过面颊。

如同木偶般行走在桃林小道上的蓝卓越,整个人看上去浑浑噩噩,他脑海不断回荡着叶瞳最后说的那番话。

蓝天瑜眼神里含着异色,安静前行。

“到了!”两人穿过桃花林,走过蜿蜒小桥,站在阁楼后,蓝天瑜停住脚步,慢慢转身。

蓝卓越抬起头,眼神里还有几分迷离,喃喃问道:“阿姐,他真的只是个少年郎吗?”

蓝天瑜一愣,随即心情复杂的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她也不知道该怎么来形容叶瞳,少年老成?不尽然!

蓝卓越摇了摇头,目光凝聚后,深吸一口气说道:“阿姐,我想看看他的画,是否能和他做的诗词相提并论?”

“诗词?”蓝天瑜皱眉问道:“此为何意?”

蓝卓越说道:“他昨晚现身飘香楼,作了两首诗词,每一首,都能称得上是绝世诗词,惊艳绝伦。”

飘香楼?蓝天瑜的眉头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

片刻后,当蓝卓越在阁楼二楼的书房,看到平铺在桌上的两张画后,顿时有种惊艳的感觉,他自幼耳濡目染,懂画,这两幅画,绝对称得上是上上之作,哪怕是大师级的宫廷画师,恐怕也只能做到这一步。

“又会作诗,又会画画,而且造诣如此之深?”良久后,蓝卓越喃喃说道:“这还是人吗?”

他指的,是叶瞳。

蓝天瑜听出来了,但她却没有答复,叶瞳在飘香楼写的那两首诗词,她已经从弟弟蓝卓越口中知晓,诗词方面的造诣,已经能称得上是惊才绝艳,而作画水平,更是大师级水准,还有那精湛的雕刻技艺,还有他炼制丹药……

蓝天瑜内心中的好奇,被彻彻底底的勾起:他,到底还拥有多少本领?

桃林阁楼。

醉青山站在窗口,脸上浮现出若有所思的神色,他之所以入住这桃苑客栈,是为了方便观察一个人,她是蓝天瑜。

只是醉青山万万没有想到,蓝天瑜竟然会来到隔壁,会花费二十万两蓝金,从叶瞳手里购买两幅画。

醉长生更没想到的是,堂堂蓝家大少蓝卓越,也就是蓝天瑜的亲弟弟,而且也去了趟隔壁楼阁,最让他没想到的是,身为天之骄子的蓝卓越,怒气冲冲而去,却失魂落魄离开。

叶瞳!让他产生的兴趣更浓!

“咦?”忽然,醉青山的面色忽然变得有些呆滞起来,因为他的视线里,又有一道身影停留在隔壁楼阁的篱笆院门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