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小说 > 科幻小说 > 大宋男儿 > 《大宋男儿》正文 第七十三章 大年夜(五)

《大宋男儿》正文 第七十三章 大年夜(五)

推荐阅读:凡人修仙传仙界篇福妻高照我在末世当男神没人会帮你武仙传承系统无限作死就变强农家小福妃黄羿方含梅极品女婿都市功夫神医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个道理千古不变!这些汉子虽说大都是目不识丁,但谁都明白这句话的含义,而这些话也已经让所有人感同身受,大家都变得热血沸腾起来。

    张贵已经进入了亢奋状态,一连串的话没有经过大脑就直接从他的嘴里蹦了出来,这些话都是从张顺那里学来的,当时并没有觉得自己会记住,但现在却发现,这些话早就深入他的脑海之中。

    “我张贵没有别的,只有一条贱命而已!这五年来我不要命的和鞑子干,不是为了证明我多么厉害,只是想要告诉所有的鞑子,你们既然做了这样的事情,那就要付出应有的代价。死在我这一对板斧上的鞑子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但我不会就此罢手!总有一天我要杀到草原去,杀光他们的士兵,杀掉他们的父母,把那些该死的老畜生的人头放在他们的门口,把他们的孩子都挂在竹竿上,杀光他们的家人鸡犬不留,也只有到了那一天我才能闭上眼睛。但也许我做不到,因为现在鞑子势大,很可能我这一辈子最后也只能倒在冲锋的道路上,但我不会就闭上我的眼睛,我要看着我的儿子继续冲锋,我的儿子倒下之后还有孙子,子子孙孙永不绝也,而你们呢?”

    他的眼神锐利如刀扫了一遍在场所有人的脸,才再次开口“张猛,你们全家也都死在鞑子手里吧?你想要投降么?李大成,你们家四十多口就剩下你们哥三个了吧?你能投降么?还有徐进,我听说你没过门的媳妇都被他们杀了,你还能坐得住么?还有那些我不知道的弟兄,你们难道就没有家里的亲戚朋友死在鞑子的手里么?如果没有的话,你们也可以不用着急,因为很快我的过去就是你们的未来,鞑子不会放过我们任何一个人,他们不但会杀死我们,还会杀光你们的家人,你们的亲朋好友,就算你们可以逃得了,也一样无法逃得过亡国奴的下场。天下最可悲的可能就是亡国奴了,你们没有看到那些曾经在金国辽国生活的汉人,他们和狗有什么区别?我现在就告诉你们,不想像狗一样活着,就必须要反抗,我们必须反抗,哪怕是今天就死,也要反抗到底,告诉他们大宋还是有男儿的,只要大宋男儿还没有死绝,那就别想轻易的统治我们。”

    “杀光他们!反抗!反抗!杀他们全家!”各种喊声已经在大厅里面响了起来,几乎所有人都跳起来振臂狂吼,这一刻他们身体里面的热血已经被完全激发了,死亡并没有想象中的可怕,只有生不如死才是最让人无法忍受的,既然人家已经不给我们留活路了,我们又何必还要说什么别的,只要挥起拳头打过去,砍下他们的头让他们再也不敢南望,才是正道!

    “张大哥,你说吧咱们怎么干?我李大成就剩一条命了,以后这条命就送给你了,你怎么说我怎么干!”

    “是啊,张老大,你就说吧,咱们也别等着明天开会了,今天就把事情定下来,咱们和鞑子一天二地仇,仇深似海,怎么也解决不了了,今天你给兄弟我指了条道,我就跟着你走下去,等咱们去草原的时候,我也把他们老老少少全都杀个干干净净。”此时洞里面的老老少少二百多人大部分都已经进入了亢奋状态,他们一个个红着眼睛咬牙切齿,恨不得现在就有几个鞑子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让他们把这些鞑子一个个生吞活剥了才解气。

    张恒和余涛坐在后面脸色也非常奇怪,他们都没有想到在他们印象中一向都不善于言辞的张贵竟然今天可以这么口若悬河的说了一大堆,更可怕的是他说的声情并茂言辞恳切,其中并没有什么虚的假的,就是以自己的故事告诉所有人一个浅显的道理,不杀鞑子就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这可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

    于是眼睛更就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峰公子和玉真子两个人,玉真子倒还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手里的筷子根本没有停下来,还是依旧对着桌子上的菜肴较劲,看来还是个比较执着的吃货,但峰公子的脸色已经像是用了多年的铁锅底部,黑中带着一层寒霜,那个状态也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才好了。

    张恒心里叫苦,本来计划是想要张贵在人前献丑,让所有人对他敬而远之的,谁知道他竟然还有这种本事,实在让人太出乎意外了,正当他想着该说点什么挽回一点余地的时候,忽然听到峰公子大叫一声“说得好!”接下来便看到峰公子慢慢地站了起来。

    这个峰公子长的本来就很阴柔,说话的声音也非常尖细,现在忽然提高了声音之后就更加鹤立鸡群了,一下子就压住了所有人的喧闹,将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自己的身上,然后才微微一笑慢慢的端起了桌子上的酒杯。

    “张大哥说得真好,小弟也是第一次知道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的军队,实在太可怕了,感谢张大哥替我们解惑,小弟敬您一杯!”说着一口干了杯中的酒。

    张贵也是一笑“峰公子严重了,我只是个大老粗,这些也都是听我们家老三说的,不过却也都是真实发生的,只是希望大家以后可以一起跟鞑子干,千万不能卖了祖宗之后,还被人当成狗一样。”

    陈锋还是继续微笑着“不过在下还是有一事不明,想要请教您一下!你说鞑子残暴,但是他们可是下达了止杀令的,而且这个东西该怎么解释呢?”说着便从怀里取出了一个东西放在桌子上。

    张贵看到那是个卷轴,不过先是一愣,心里想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便抬腿走了过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