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小说 > 言情小说 > 慕少的秘宠甜妻慕南深 > 1027 梦到自己变成了一只奔跑的小脑斧

1027 梦到自己变成了一只奔跑的小脑斧

推荐阅读:都市无双战神权少,一吻成瘾最强医圣恶魔公寓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我能复制万族天赋透视医武兵王诸天私人梦游我是葫芦仙情浅缘深爱如冰







    


严婧在躺着半宿都没睡,还是到天快亮的时候才渐渐入睡。不过这睡眠质量并不怎么好,她几乎这一整晚都在做梦,而梦里的项邵琛居然拿着一把砍刀追着她跑。

    严婧身上穿着小脑斧的睡衣,而项邵琛居然一手拿着一坛酒,一手拿着一把砍刀,追着严婧满山跑。

    “小丫头,你要是那小脑斧,我就是武松,说,你是大猫!”

    “喵呜!”

    严婧猛然睁开眼,感觉全身似乎都湿透了,这种感觉真的是太不好了。

    她半眯着眼,显然是瞌睡还没有赶跑,而外面的小院子里却已经开始吵吵闹闹了。

    严婧半眯着眼从床上爬起来,走到窗户边上,就瞧见小院子里大家都起身了,一群人围着大宝小宝转悠,看着好不热闹。

    严婧猛然打了个呵欠,然后眼泪就爬满了眼睛。她余光中好像瞥到了一抹颀长的身影,定睛一看。

    “卧槽!”武松!

    不对,项邵琛!

    这丫丫的,听不懂人话吗?她昨天分明就是很义正言辞,很决绝,很果断的拒绝了项邵琛好吗?

    “婧婧,醒了?”

    第一个看到严婧的人其实是项邵琛,他一大早就过来了,不过严婧还没有醒,所以项邵琛便被严老爷子拉着在小院子里面喝茶聊天。而慕南深他们昨天晚上也没走,第二天两个孩子醒得早,慕南深便抱着两个孩子下楼来放风,看到项邵琛的时候慕南深那笑的叫一个精明且算计啊。

    饶是项邵琛这样的人,面对慕南深那算计的眼神的时候心里都不免发虚。不过项邵琛想了想,自己好像并没有什么话柄被慕南深拿捏住,自然也就坦荡起来。

    慕南深一手抱着一个,两个小家伙倒是很听话,居然没有哭闹。

    项邵琛很少见到小孩子,一来是因为项邵琛这人从前不喜欢小孩子,也不太喜欢一些不熟悉的人往他跟前凑。

    他们项家倒是人丁兴旺,不过项邵琛很少跟那群人往来,自然也就顺带不跟那群小辈往来了。

    这还是项邵琛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见到这么小的小家伙,他们看起来实在是太小了,项邵琛感觉自己拿捏着手上都能把孩子给碰碎了。但是看到慕南深居然抱孩子的姿势都那么熟练,说真的,那一刻项邵琛的心里莫名的有些情绪在滋长,看着那两个小娃娃,他心口居然会热起来。

    慕南深半眯着眼,瞧见项邵琛好像不由自主的将步子挪过来,然后那双眼便盯着自家小女儿瞧,慕南深呵呵的笑了笑,“可爱吧!”这语气,颇有些炫耀的意味。

    “很可爱!”

    尤其是这两个小家伙身上穿着居然是小脑斧。

    项邵琛嘴角莫名抽了抽,总感觉慕南深是故意的。

    慕南深眼眸中多了继续流光,“小孩子和女人都喜欢这种!”慕南深道,“你不觉得很萌?”

    是挺萌的,但是项邵琛就是觉得慕南深这人跟以前不太一样了,现在全身上下都散发出很骚包,很酸腐的味道。

    “要抱吗?”慕南深见项邵琛好像心痒痒的,“可以当做提前实习一下!”

    项邵琛,“……”你是哪只眼睛看出我想实习了?

    不过项邵琛还是从慕南深的手中接过来,小心翼翼。

    他实在是没有抱过小孩,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软软的,感觉轻轻一碰就会碎掉似得。

    看项邵琛那小心的模样,慕南深眯了眯眼,尤其是项邵琛笨手笨脚的差点儿把小宝给弄下去,慕南深急忙伸手接住。

    严婧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幅画面,项邵琛居然抱着个孩子,就跟抱着个宝贝似得,就连走路都小心翼翼的,那谨慎的模样让严婧诧异,目瞪口呆,简直觉得不可思议啊。

    严老爷子自然也看到了严婧,方才那一声就是老爷子喊得。严婧立马回过神来,在心里卧槽了一句,觉得一定是自己看错了。但是再去看一眼,还是看到项邵琛抱着一个孩子,严婧顿时就觉得玄幻了。

    房间的门被推开,叶盛兰无奈的站在门口,“严爷爷叫你下去呢,我说你这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叶盛兰见严婧那脸色苍白,气色看起来也不好,眼睛里还带着红血丝,“你不会兴奋的一整晚没睡觉吧!”

    严婧,“兴奋个大头鬼!”她一点儿都不兴奋好吗?“兰兰,你告诉爷爷我不舒服,我要睡觉!”

    “晚了,刚刚大家都看到你窗外那颗小脑斧了!”叶盛兰忍不住笑,“怎么?你怕项邵琛?”

    “怎么可能,你在开玩笑吗?”她会怕项邵琛,简直滑天下之大稽。“我只是不想跟他出去而已!”

    “说真的,你对项邵琛到底是个什么感觉?”叶盛兰也摸不准项邵琛是什么个意思了。但是严婧现在对项邵琛的感觉更是模糊,而且看严婧这呆呆愣愣的模样,叶盛兰怎么感觉她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儿?

    要是项邵琛真的看上严婧了,那严婧这只呆萌的小白兔在项邵琛那只老狐狸面前根本就不够看的好吧!

    “我对他没感觉!”严婧咬牙切齿,“我压根儿就没想跟他有啥!”要不是上次那个小饭局,她跟项邵琛就是八竿子打不着一起的。再说了,要不是因为项邵琛,她至于发生这么多事情么!

    而且项邵琛这人好像天生就跟她八字犯冲似得,总之每次跟项邵琛在一起,严婧都感觉自己跟个小疯子似得,变得好像有些不像自己了,这样不好,很不好。

    “没感觉你能失眠?”

    “我没失眠!”愤愤然的咬牙,“我说你到底站在哪一国的?”

    “我哪一国都不站!”叶盛兰无奈,“不失眠,那你昨天晚上做贼去了?”

    严婧哭丧着脸,“我梦到自己真的变成了小脑斧,项邵琛左手扛着酒坛子,右手握着一把砍刀,追着我满山跑,我感觉他可能想宰了我!”

    叶盛兰,“……”真是闲得无聊,居然做梦都能这么的画风清奇,“不管怎么样,就算你不想跟项邵琛有关系,但是人家现在来你们家做客,而且严爷爷也答应让你作陪了,我觉得你还是……去吧!”叶盛兰说这话的时候颇有几分“壮士断腕”吧的感慨。

    严婧欲哭无泪,“我知道!”她知道自己不能任性。

    昨天项邵琛就说了,这次来桐城是为了跟慕南深合作的,人家来严家也就是个顺便,然后顺便解释一下上次的误会。这件事她也算当事人,她作陪也好想没什么说不过去的。

    严婧无精打采的收拾好自己,简单的打了个底妆就下楼了,磨磨蹭蹭的看到项邵琛居然还抱着人家慕南深家的女娃娃,严婧嗤了一声,“这么喜欢,不如自己生一个,抱着别人家的算什么!”

    项邵琛抬眸,那双沉黑的眼眸落在严婧的身上,她今天穿着很简单,浅粉色的卫衣连这个帽子,帽子罩在头上,两个毛茸茸的小耳朵看起来特别可爱。穿着牛仔裤,整个人看着就萌萌哒,很娇小的一只。

    近了一看,严婧脸上并没有化妆,只是打了一层底,不过看起来有些惨白,而且眼睛看起来比较没有神采,“没睡好?”

    “废话!”严婧打了个呵欠,“你试着梦里被人追着砍?”

    项邵琛,“……你的梦都这么血腥?”

    “不……是你比较残暴!”严婧哼了哼,对着项邵琛没什么好脾气。但是转脸却对项邵琛怀里的萌萌哒的小女娃娃特别的有爱,“哎呀,小宝贝,想不想姨姨啊,姨姨真的是爱死你啦!哎呀,怎么会有这么萌的小可爱!”严婧凑上去就要吻那粉嘟嘟的小脸。

    项邵琛眼眸沉了沉,大掌过来,直接横在严婧和小宝之间,然后严婧的唇就吻住了项邵琛的手心。

    项邵琛,“……”软软的,还有一种温热的气息撒在上面,那种感觉让人心里也痒痒的,总不是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

    严婧,“……”有句P不知当讲不当讲。

    两人大眼瞪小眼好一会儿,严婧猛然弹开,“呸呸呸呸!”

    项邵琛,“……”眸色暗了暗,他的手微微收拢,握紧,“小孩子皮肤很娇嫩,你唇上有口红。”

    严婧微微一笑,“你懂得真多啊!”又不是你家孩子!

    “给我抱着吧!”

    沈微这会儿也醒了,见着这剑拔弩张的气氛,看了看在一旁看热闹的慕南深,有些无奈的从项邵琛的手里接过小宝,“项先生是来接婧婧出门的吗?”

    “是!”项邵琛对沈微还是挺温柔的,“作为客人,今天还要叨扰严小姐做向导陪陪我!”

    “不碍事的,婧婧是桐城通,哪儿都去过,你要是没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倒是可以让婧婧带着你到处走走。桐城跟临市还是有些差别的。”

    “好!”项邵琛浅笑,转头看严婧,“那今天就麻烦严小姐了?”

    “不麻烦!”严婧磨牙,抿着唇发出了几个咬牙切齿的音调,“反正项先生是客人,我自然要带项先生出去转转的!”

    项邵琛眯了眯眼,看严婧这副模样,心里痒痒的,目光又落在严婧头顶的帽子上那两只耳朵,“今天是什么动物?”

    “反正不是大猫!”快来看""微信号,看更多          
          

(41266571,97117);"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