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 我要回家……

推荐阅读:灵气真的没复苏公元三九九九三湘怪谈录无敌枪炮大师成王之志天地至圣莽西游头号新欢:Hello,顾太太我不会武功魔门败类

……

    “咯哒……咯哒……”

    二十名蒙洛骑兵终于缓缓的逼近到了玄武关下,沉重的马蹄敲击在干硬的地面上,发出一阵清脆的轻鸣。

    “爹,爹啊……”

    扑在中年男子怀里的少女吓得的是浑身颤抖,而他的父亲又岂会不怕呢,但身为人父的责任,还是让他倔强的抬起头,将自己女儿死死的搂在怀中……

    “多么壮丽的关墙啊,我蒙洛人何时能将它占为己有呢?”

    策马经过父女身侧的舒勒,抬头仰望着高耸入云的玄武关,狼眸之中充满了羡慕,嫉妒,贪婪!

    “这道关墙之后,就是无尽的财富,富丽堂皇的宫殿,还有温润如水的中原女人,总有一天,我们将在伟大的拓拔大帝带领下,征服这个不可一世的王朝,将他们创造的一切尽纳我蒙洛人的手中!”

    说完这些,舒勒低头扫了一圈那些在关墙之外抽噎哭泣的百姓,最后锁定在那对父女身上,大手一扬,语气冰冷地说道:“怎么不进关啊?我给足你们时间和机会了,结果是你们所向往的大周不要你们,现在还愿意回大周么?”

    “舒勒勇士,求你们了,我们知道错了,求你们饶了我们的命吧……”

    这些百姓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恐惧,齐齐向舒勒跪着不断磕头,乞求他的饶恕。

    “胆敢私自出逃,还指望活命?哼,你们挺能跑的啊,回去后定将你们全数开膛破肚!”塞拉图冲着他们大声吼叫一声,立马让这些跪地的中原百姓吓得是浑身发抖。

    “塞拉图,别说了……”舒勒制止他说下去,然后翻下马身来到这对父女的边上,手握马鞭俯下身子打量着他们。

    只见他将马鞭折成一个“U”形,托着那中年男子的下巴问道:“为什么要逃跑?你要知道,你们都是我蒙洛各部的奴隶,奴隶背叛主人会受到怎么样的惩罚,你们难到不知晓么?”

    “舒勒勇士……”中年男子哀求道,“我自知难逃一死,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只是求求你看在这几年我给幡内日夜操劳的份上,放过我女儿吧,她才十五岁啊……”

    舒勒冷笑一声,摸了摸他怀中少女的头,笑着说道:“十五岁,在我们草原之上就应该行盛大的成人礼了,你女儿能被选中参加如此盛大的礼会,理应感到庆幸,感恩戴德才对啊……”

    中年男子颤声说道:“按我们中原礼节,少女十五岁该由父母陪伴之下行及笄之礼,然后再选一户门当户对的人家许婚……”

    “你们现在都是我蒙洛草原的财产!不是什么狗屁中原人!还有脸跟我提中原礼仪?就因为你们遵守这种中看不中用的礼节,才会被我蒙洛人的弯刀之下驱使奴役一辈子!”

    舒勒闻言,起身猛地一鞭抽在中年男子脸上,顿时他干瘪的脸上浮现一道深红的鞭痕……

    只见舒勒指着近在咫尺的玄武关大门冲中年男子大声吼道:“今天,你们是我蒙洛人的奴隶,下一次我们会将这座阻挡我们草原帝国南下的关墙凿成粉碎,奴役整个中原的百姓,等着吧!会有这一天的!”

    舒勒的话很快传到了关墙之上那些边军将士的耳朵里,登时整个玄武关鸦雀无声,静静注视关外这一切的韩旷眼神是异常凝重,而靠坐在垛墙后的张定边则是死死捏紧了拳头,脸色变得愈发的冰冷……

    随后舒勒低下头阴冷的对中年男子说道:“既然你不愿意你女儿去参加我蒙洛帝国神圣的成人礼,那我就成全你,你女儿回去后我会让族内最下贱,最肮脏的西域伦巴奴隶日夜不停地折磨你女儿,让她体会下什么叫生不如死的感受!”

    “不~不可以~不要这样~”中年男子大声哭求道,“舒勒勇士,我答应你,我会干幡内最脏最累的活,只求你放过我女儿……”

    “爹啊……我想回家……”怀中的女儿闻听自己即将来临的悲惨命运,早已吓得泣不成声。

    “咯嘞嘞~”

    玄武关上的张定边听闻关外发生的一切,额头青筋暴起,指关节是捏的“噼啪”直响。

    “你就不用回去了,既然这么想家,关内那些绵羊又不肯放你入关,还是让我来帮你一把,送你的灵魂回去和家人团聚吧……”

    舒勒拍拍中年男子的肩膀,话毕忽然抽出腰间匕首,寒光一闪,瞬间划过了他的咽喉,但见一道殷红飞溅,中年男子松开抓女儿的手,捂住流淌鲜血的脖子,双眼不断放大,张嘴想说什么却怎么都发不出声音,不多时,一阵黑暗铺天盖地的袭来,他努力想要驱散那股黑云,无奈最后还是无力的倒下去,随后无尽的黑暗将他的意识尽数包围。

    “爹,爹你怎么了?爹,别吓我,你答应我要带我回家的,爹~”

    怀中的女儿满脸不可置信的望着尚在抽搐的父亲,直到他停止了抖动,身上沾满父亲的血液时,这才凄厉的哭喊起来。

    “爹啊,你走了我怎么办啊,爹,你别死啊~”

    嘶声哭喊在玄武关内外回荡,一直默不作声的韩旷痛苦的闭上了眼帘,而张定边的脸颊两行泪水已经止不住的滴落到了结实的青石之上……

    “把他们全带走,走不动的尽数砍杀!”

    “嗷嗷嗷~”

    塞拉图大吼一声,二十骑闻言齐齐爆发一阵欢呼,纷纷策马挥动手中的弯刀,将六七个百姓砍翻在血泊之中,登时玄武关前一片血腥残酷的景象

    “爹,爹啊~~”

    少女对周围惨绝人寰的景象充耳不闻,依旧趴在自己父亲身上大声哭喊着,自小相依为命的父亲走了,她感到恐惧的同时,又对未来感到深深地绝望……

    “丫头,到了中原,入了关,我们就自由了,再也不用怕蒙洛每天压迫欺负我们……”

    “丫头,中原好多地方美如诗画,等爹带你入关后,就陪你去好好玩玩……”

    “咱中原人最讲究礼节了,女孩长大到十五岁会行及笄之礼,到时就可以待嫁选个好人家了,回到中原,爹给你行及笄礼,丫头,好日子就快来了……”

    “丫头,爹就算爬也要爬着把你送回中原,你要相信,以后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了……”

    “丫头,咱的家在远东一个叫幽州的地方,那里的冬天可美了,你来的时候才五岁,到时爹带你回去看看家乡的梅花,尝尝家乡的滋糕……”

    “丫头……”

    一路出逃而来,父亲句句声声犹在耳畔回响,让她对未来对家乡充满了期待,可如今,家乡没有看到,一直庇护自己的父亲却先离开了自己……

    “咯哒哒……”

    “唏律律……”

    一阵马蹄经过,下一刻少女只觉的一只大手抓住了自己单薄的衣衫,随后整个人一阵昏天暗地的旋转,最后横落在了一名蒙洛骑兵的马鞍前……

    马蹄疾驰之中,望着自己的父亲离自己越来越远,那道阻隔希望的雄关也越来越远之际,少女终于在马背上蒙洛骑兵的狞笑声中大声哭喊起来……

    “我想回家~~谁能带我回家~求求你们带我回家啊~~”

    凄厉的嘶吼夹带着无限的怨恨和惆怅,贯彻九霄之上,玄武关上的将士沉默不语,而在垛墙后的张定边,嘴唇早已有一丝血痕挂着,此时的他眼眸里闪着熊熊烈火在燃烧,似要把一切都焚为灰烬。

    “啊~~”

    张定边泪流满面,忍不住长啸一声,脸上表情狰狞如虎,震的整个玄武关墙仿佛一阵地动山摇般的错觉,带着头盔的后脑勺不停撞击着青石铺砌的墙体,发出阵阵“咚咚”的响声……

    ……

    “我要回家……”

    “桀……”

    马蹄声渐渐远去,少女的呼喊依然隐隐在玄武关上空回荡,一只翱翔天际的雄鹰将一切尽收眼底,发出一串竭声悲鸣,然后振翅向玄武关内的中原各地奋力飞去,似要把这绝望凄惨的一幕传递给能改变这一切的英雄知晓……

    日月更替,斗转星移,雄鹰不知疲倦的翱翔数日,跨越至千里之外,经过繁华喧闹的城池,人声鼎沸的城镇,破败陈旧的庄园,最后翻越一座高山之后,敏锐的鹰眼望向底下一片壮丽的营地,仿佛找到了此行的目标,顺势一个俯冲,向一座庞大的军营展翅落去,而那座军营的主帐之外,一杆血色旌旗迎风招展,旗面图腾为一只不属于这时代的烈焰飓风鸟,仿佛要腾翅冲入云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