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小说 > 军史小说 > 我成了仁宗之子 > 第四四七章 故技重演

第四四七章 故技重演

推荐阅读:我在火影开直播大周王侯老子断你修仙路美女总裁狂保镖重生嫡女有空间修行模拟器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厉少,夫人又闯祸了明日未临我的房分你一半

尽管这是个不可改变的事实,理智上赵曦也接受了,但他不准备就这样糊涂的过去。

    情绪该表达还得表达,得让政事堂以及朝堂臣工知道:我赵曦不傻,别想着糊弄。

    赵曦把这一波官员轮换的请奏放下了。

    有冤枉的,甚至说近四成还是不沾边的。一样,赵曦照样放下了。

    给他们些时间,串联也好,商讨也罢,让他们有个自知的过程。

    搁置,那怕是暂时放一放,总得在表面上有个理由。故意或者无意,理由都得说得过去。

    国朝重农桑,农事无小事,这就是很好的理由。

    汴梁城外就有皇庄,也有皇田。赵曦便轻车从简,到皇庄去关心农事去了。

    朝堂此时最大的事就是官员轮换,可农事更大。

    “官家出城三天了?”

    “嗯,三天了。”

    韩琦跟文彦博对话,也对视,然后还看了看政事堂的诸位。

    东西两府,常规性隔几日就有一次聚集,有事说事,没事也相互通个气。

    毕竟早朝只是朔望日,而官家集议则是根据朝事的大小和缓急而定,没固定时间。

    现在最大的事就是官员轮换,东西两府诸位相公聚一起,也自然离不开这事。可官家出城了。

    还不能说啥,关心农事总不能非议,更何况一个个心里并不踏实。

    想来就官家的智慧,不至于看不明白那里面的猫腻。这官家的性子……

    韩绛和吕公著无语,因为他两家这一次被动调换的也不少。于情于理推不得,就是官家那儿……已经把所有情况托高家给说明了。

    王安石很稳,头都没抬,继续有模有样的批阅奏折。

    司马光直接起身,瞥了一眼,自顾自的走了……

    “此事不妥!”

    欧阳修能大概猜到这些人的想法,无非是给官家露肌肉呗。

    今年开科和庭辩,让官家玩了一把,心里不服气,就在这事上串联一次,还把整个政事堂都绑上了,还有朝廷六部九卿的主官,也多多少少均沾了。

    “国朝官员轮换本就是朝廷正常事务,何来妥不妥?”

    这种事可意会不可言传,就是在政事堂诸位之间,也不能摆到台面上。

    心知肚明是这事的规则。早年都是这样过来的,臣工制衡君王,如何制衡?这也是制衡的方式之一。

    总不能真的出现争端后,朝臣跟官家掰了吧?

    用这种不着痕迹的办法,适度跟官家提个醒……一直都是这样做的。

    到倒也不是要逼迫官家以后屈服,只是提醒官家做事时有点节制。

    欧阳修没搭理韩琦的强词夺理,看了看王安石,见他无动于衷……摇了摇头,也起身出去了。

    眼不见心不烦吧。

    王安石肯定不会多嘴,跟官家显示什么,他没有这意思,但他确实想让这事成了。

    说他借势也好,还是混水摸鱼也罢。他要想做些事,无伤大雅的手段,该用还得用。

    好尴尬!

    赵曦不尴尬,反而很轻松。

    说是关注农事,倒不如说是一次踏青。

    他这一次带着老婆孩子,一大家子全出城了,就是太后也一并来了。

    事务繁忙,还真没这样一家子游玩过。

    被台谏叨叨?本来关注农桑之事,就应该是这样的。自己这样以身教子,就是台谏也得闭嘴。

    “曦儿,遇到难题了?”

    曹皇后可不是段氏和苏氏那俩憨货,光知道开心了。

    见滔娘似乎很郑重的跟曦儿说什么,她就觉得儿子是遇到难题了。

    “娘娘,没事,就是这一次的官员轮换人员繁杂,数量也多。孩儿想出来理理。”

    真不是什么大事,赵曦也觉得没必要瞒着太后。

    况且,滔娘这有吕家和韩家的解释,想必也会有人找到太后哪儿去。

    “是不是姻亲宗族者居多?”

    太后娘娘这样说,赵曦并没有奇怪。以为是真有人请托了,就点了点头。

    “曦儿,你爹爹亲政后一直平稳,唯有到了李元昊那贼子叛出国朝。当时种家和折家请战,臣工们因为李贼之事未定,不敢放任折家种家,才有了后来的惨败。”

    “你爹爹也是因此心生奋发,有意改变国朝弊端,是故支持了范老相公的革新之举。”

    “当时韩稚圭、富彦国、欧阳永叔、司马君实都是坚定的支持者。后来……后来因石介之事,将庆历新政搁下了。”

    “从表面看,是因为石介之事。其实在石介书信事发之前,你爹爹也接到一份朝臣调换的请奏,是由夏竦发起,章得像、贾昌朝就是吕家的吕夷简也有参与。”

    “当时的朝堂革新者,也就是现在朝堂的相公们。当初的他们羽翼未丰,你爹爹就那样不得不把庆历革新搁下了。”

    “太祖给相公封驳权,优待士大夫,目的是担心子孙不肖,从而败了赵宋江山,而文臣……文臣也因此有了凭仗。”

    “为娘不知道如今的政事堂相公,是如何知道当初缘由的,就是给曦儿讲个故事……”

    曹皇后没有明确表明是赞同自家男人的做法,还是反对,说说往事,带点信息,让儿子能有所计较。

    掺合朝政,还不是她一个妇道人家该做的。

    自家男人对先先太后的恨,她知道的清清楚楚。

    “娘娘,孩儿自有计较。不会跟朝堂闹僵,也不想被他们这样糊弄和要挟。”

    “既然臣工们出了这道题,孩儿就得答。好在现在并不是国朝什么重要的节点,孩儿会把握!”

    人总是会变的,赵曦懂这个道理。

    太后所说的:不知道现在政事堂相公是怎样知道故事的,其实是想说:同样的人在不同阶段的反差太大了。

    可赵曦能理解。当初的韩琦他们,三十多岁,少年得志,正是有雄心壮志,奋发图强的年龄。

    而现在,一个个已经做官做到了为臣子的极限,何况现在的国朝,内无忧外无患,他们没必要在自己执掌朝政的这些年多事。

    已经没了进取之心,抱残守缺,应该是他们普遍的心态。

    因为今年开科变化,以及庭辩和殿试,让他们有了朝堂动荡的警觉,不踏实了。

    不思进取,偏偏还贪恋权位。唯一的办法就是故技重演,从而让自己也做成第二个老爹的样子,大家一起做裱糊匠。

    都也真敢想,也真敢试探。

    其实,这些臣工,他们是不是请奏,都一样存在于朝堂,置之不理又何妨?

    自己还是有点着相,也差点就真的上道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