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小说 > 仙侠小说 > 初婚有刺 > 第1603章 求婚

第1603章 求婚

推荐阅读: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三寸人间 渡劫之王 张龙程依依全文免费阅读 叶辰萧初然 白首妖师 门派弃徒叶辰 道门生 叶雄全文免费阅读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说是这么说,夏至嘴硬也只是一秒钟的事。

    昨天给男公关小费,完全是受桑榆的怂恿。

    而且,还是塞进人家男公关的裤腰里,那个动作太暧昧。

    夏至后悔了,这真是一生的污点。

    桑榆这个丫头,应该离她八丈远。

    夏至气短了:“你要怎么求

    “反正,只要你配合就行了,具体怎么我通知你。”

    南怀瑾挂掉电话,夏至手一哆嗦,好容易剪的还算完整的窗花剪的细碎,还得重来。

    晚上,谷雨去了和他们约好的烤肉店。

    她到的时候书生已经来了,正捧着菜单研究,见谷雨来,很高兴地拉开椅子让她坐。

    “胖子呢?”

    “和班花吵架呢,说晚点来,我们先点。”

    “唔。”

    “吃什么?他们家的秘制厚五花很好吃。”

    “好,只要是肉。”

    “你还是那样,无肉不欢。”书生打量她:“可是怎么吃不胖呢?”

    “嘿,千金难买老来瘦。”

    “你才几岁,就卖老?”书生点单。

    “三十岁。”

    “我们同年,都是大龄未婚男女。”书生一边点菜一边说:“你不会到现在都没有谈过恋爱吧?上大学那会你就是绝缘体,天天跟夏至一起玩,但人家夏至啥也没耽误,男朋友甩了一个又一个。”

    “我没她漂亮,没人追我。”

    “谁说的,你很漂亮,与众不同的漂亮。”书生拿着笔看着谷雨发愣。

    他的眼神,有点那种意思,谷雨就算是个白痴也看得出来。

    她清了清嗓子,把菜单从书生的手里抽走:“点好了?点好了就叫老板。”

    俩人点了一堆肉,厚五花就是一整刀五花肉,看上去很生猛。

    一整块直接放在铁丝网上,油脂落入了炭火中,香味立刻传来。

    胖子和班花吵吵闹闹地来了,班花脸拉的像刚上桌的茄子一样长。

    谷雨笑着问:“怎么了这是?昨天不还在朋友圈秀恩爱吗?”

    “她也太能败家了,一口气买三个包,直接我公司全部员工的一整个月的工资。”

    “你挣钱不就是给我花的吗?”

    “那也不是这么花...”

    “那个包包是限量,我都看重好久了,再不拿下就断货了...”

    俩人又吵起来了,谷雨做了个暂停的手势:“这种琐碎的事情压根说不出道理来,要不然你们先在门外打一架?”

    俩人顿时都泄了气,班花还是气咻咻:“去年生日,今年生日和结婚纪念日都没送我东西,而且是答应我的,我买下来送给自己有什么问题?再说那个限量版,我还是没拿下来。”

    “你听听,你听听。”胖子直翻白眼:“她还不满足,那些能当饭吃吗?”

    俩人吵的谷雨脑仁疼:“二位,二位,冷静,吃完有力气了再吵。”

    “贫贱夫妻百事哀说是这么说,夏至嘴硬也只是一秒钟的事。

    昨天给男公关小费,完全是受桑榆的怂恿。

    而且,还是塞进人家男公关的裤腰里,那个动作太暧昧。

    夏至后悔了,这真是一生的污点。

    桑榆这个丫头,应该离她八丈远。

    夏至气短了:“你要怎么求

    “反正,只要你配合就行了,具体怎么我通知你。”

    南怀瑾挂掉电话,夏至手一哆嗦,好容易剪的还算完整的窗花剪的细碎,还得重来。

    晚上,谷雨去了和他们约好的烤肉店。

    她到的时候书生已经来了,正捧着菜单研究,见谷雨来,很高兴地拉开椅子让她坐。

    “胖子呢?”

    “和班花吵架呢,说晚点来,我们先点。”

    “唔。”

    “吃什么?他们家的秘制厚五花很好吃。”

    “好,只要是肉。”

    “你还是那样,无肉不欢。”书生打量她:“可是怎么吃不胖呢?”

    “嘿,千金难买老来瘦。”

    “你才几岁,就卖老?”书生点单。

    “三十岁。”

    “我们同年,都是大龄未婚男女。”书生一边点菜一边说:“你不会到现在都没有谈过恋爱吧?上大学那会你就是绝缘体,天天跟夏至一起玩,但人家夏至啥也没耽误,男朋友甩了一个又一个。”

    “我没她漂亮,没人追我。”

    “谁说的,你很漂亮,与众不同的漂亮。”书生拿着笔看着谷雨发愣。

    他的眼神,有点那种意思,谷雨就算是个白痴也看得出来。

    她清了清嗓子,把菜单从书生的手里抽走:“点好了?点好了就叫老板。”

    俩人点了一堆肉,厚五花就是一整刀五花肉,看上去很生猛。

    一整块直接放在铁丝网上,油脂落入了炭火中,香味立刻传来。

    胖子和班花吵吵闹闹地来了,班花脸拉的像刚上桌的茄子一样长。

    谷雨笑着问:“怎么了这是?昨天不还在朋友圈秀恩爱吗?”

    “她也太能败家了,一口气买三个包,直接我公司全部员工的一整个月的工资。”

    “你挣钱不就是给我花的吗?”

    “那也不是这么花...”

    “那个包包是限量,我都看重好久了,再不拿下就断货了...”

    俩人又吵起来了,谷雨做了个暂停的手势:“这种琐碎的事情压根说不出道理来,要不然你们先在门外打一架?”

    俩人顿时都泄了气,班花还是气咻咻:“去年生日,今年生日和结婚纪念日都没送我东西,而且是答应我的,我买下来送给自己有什么问题?再说那个限量版,我还是没拿下来。”

    “你听听,你听听。”胖子直翻白眼:“她还不满足,那些能当饭吃吗?”

    俩人吵的谷雨脑仁疼:“二位,二位,冷静,吃完有力气了再吵。”

    “贫贱夫妻百事哀。”班花对谷雨说:“千万别嫁穷鬼。”

    “胖子还是穷鬼?”谷雨用剪刀把烤好的五花肉剪开,分给众人。

    “他只是驴子拉屎外面光,外强中干不顶用。”

    “别一杆子打死一船人。”书生忙不迭地插话:“只要合理理财,小中产还是很有优势的,又能经常陪老婆,又不会穷的揭不开锅...”天才一秒记住噺バ壹中文m.x/8/1/z/w.c/o/m/

    “谁要你们陪,给钱就行了。”班花往嘴里塞了一块五花肉,忽然反应过来什么,紧盯着书生:“你该不会是想要追谷雨吧?”

    书生有点不好意思,但也没否认,摸摸后脑勺笑了笑,顺便偷看谷雨。

    谷雨滋啦滋啦地烤肉,当做没听见。

    班花和谷雨上厕所的时候问她:“你在跟书生谈恋爱吗?”

    “没有。”谷雨赶紧说:“我没那么想。”

    “那帮穷酸。”班花还在生气:“胖子越来越小气,男人只有对你大方,才是真心爱你。”

    “有的男人钱多的花不掉。”

    “谁?介绍给我?”班花立刻说。

    班花也是一时气愤说说过过嘴瘾,她们回到包厢继续吃东西。

    正吃着,服务员送进来一块蛋糕。

    众人愣着:“蛋糕哪来的?”

    服务员说:“一位先生订的。”

    班花看了看胖子,估计不去问他,问书生:“你订的?”

    书生摇头:“没有啊。”

    班花以为是胖子订的,谷雨也那么认为,服务生又说:“那位先生说,蛋糕得由一位小姐亲自切开才行。”

    “哪位小姐?”

    服务员努力搜寻自己的记忆库:“最漂亮的那位小姐。”

    服务员把刀地出去,班花微笑着拢了拢头发,仪态万千地伸出手接过了刀。

    班花做班花太久了,顺理成章地认为服务生说的那个人是自己。

    她拿过刀,切下了蛋糕。

    中间有个硬硬的没切开,班花用刀拨开蛋糕,里面有只精致的首饰盒。

    班花心中小鹿乱撞,赶紧把首饰盒拿出来。

    众人都有点傻,只有谷雨没心没肺地起哄:“哦,胖子,你好浪漫啊,班花,打开看看!”

    班花瞟了胖子一眼:“寻常东西可入不了我的眼啊。”

    她一边说一边打开了手里的首饰盒,这时,从里面好不夸张地射出一道光,简直要闪瞎了眼睛。

    班花定睛一看,首饰盒里的居然是一枚巨大的钻戒,而且还是粉钻!

    班花尖叫了一声,把戒指从首饰盒里拿出来,她的声音激动地都变调了:“粉,粉钻!”

    班花识货,一眼就认出来这钻石不但是真的,而且有来头的。

    她二话不说把戒指往手指上一套,伸开双臂就搂住了胖子的脖子,在他的脸上用力亲了一下:“老公,你真好,我错怪你了!”

    书生和谷雨再不识货,也知道那钻戒的价值肯定是甩了那些包包十八条街,不然班花也不会那么激动。

    谷雨指着胖子说:“哦,原来你刚才是故意的啊,留着一手给你老婆一个大惊喜是吧?”

    “你还挺浪漫的。”书生说:“你比上学的时候还会来事。”

    胖子表情一直有点呆,左右两颊都多了一个口红印,更显得有点傻。

    班花松开胖子,她还沉浸在无与伦比的喜悦当中,她对着天花板上的灯光端详自己的宝贝。

    谷雨说:“别秀恩爱了,吃东西吧,看这玩意能看饱啊?”

    “什么叫这玩意?”班花白了谷雨一眼:“你少不识货了,你知道这个多少钱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