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二)

推荐阅读: 大奉打更人 凤仪夜曲 临渊行 龙城 太荒吞天诀 沧元图 一剑独尊 陆鸣全文免费阅读 斗罗大陆 神魔书

秋兰是在一个夏夜走的, 无病无痛,她年龄已经很大很大了,身子骨也一直不好, 能活到这个岁数,并且最后自然逝去, 医生都觉得不可思议。

    按照南荞风俗,这叫喜丧, 不应该感到悲伤。

    即便如此, 鹿念在听到这个消息时,依旧心神一震, 她知道秋兰对秋沥的意义。

    她心里很乱, 想着没有第一时间打秋沥的电话, 而是打给了赵雅原。

    毕竟,从某种意义上, 赵雅原甚至也可以算是秋兰带大的。

    电话那头,男人声音很平静, “是喜丧,迟早的事情,她走的时候没有痛苦。”

    “你们打算怎么办?”鹿念心稍微放下了一些。

    “带她回南荞。”赵雅原说, “是阿婆的遗愿。”

    不知道什么时候, 秦祀回来了,在门口听她打完电话。

    鹿念脸色愁容还没消褪, 她靠在他怀里, 闷声闷气道, “怎么办啊?你说, 我要不要一起去南荞?”

    秦祀垂着眼,“他没那么脆弱。”

    鹿念, “雅原?”

    看他神色,她说,“他我不太担心,我是怕小秋……我怕他钻牛角尖。”

    秋沥性格如此,赵雅原和他完全不同。

    这种担心,在赵雅原晚上打电话过来,告诉她,秋沥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了房间里,手机也关机了,说他不想见人,想一个人暂时安静一下后,达到了顶峰。

    她这段时间,正结束了一个画稿,终于闲了下来,原本是准备再等等秦祀,俩人一起出去度假,不料还没来得及,这边就出了个这种事情。

    鹿念情绪遮掩不住,一直到了晚上,她还是话少,整个人恹恹的。

    秦祀看在了眼里,“明天,你和他们一起回去看看吧。”

    “你不反对?”鹿念有些惊喜。

    他们婚后,一直到现在,就没怎么分开过,秦祀似乎是想把之前那些时间都弥补回来一般。

    这次如果要去南荞,她少不得至少三天不能回来,而且,把之后的度假计划都打乱了,她知道秦祀挺期待的,这段时间一直在加班加点工作,想快点做完陪她出去玩。

    而且,去南荞,如果就是明天,秦祀也没法和她一起去,早一个月,他约了个重要合同,时间就在明天,他肯定脱不开身。

    “去吧。”他说,“记得按时打电话。”

    “好。”鹿念一口答应。

    “没有不高兴?”她问。

    毕竟,她也知道,为了赵雅原和秋沥的事情,耽搁他们的度假计划,而且还得又分开,她怕秦祀心里不舒服。

    “没有。”他在她面颊上亲了一下,低声说。

    不过他的话也是听不得的,鹿念知道,他老早就习惯了把情绪都牢牢收敛起来,尤其是负面情绪,基本是叫她看不出来一分一毫的。

    于是这晚上,少不得更加亲密一点。

    算是给他的补偿。

    第二天.鹿念终于见到了秋沥,他原本就生得偏单薄一些,比起之前的模样,黑眼圈没消退,整个人看着瘦了一大圈,看得出来,是真的受打击了。

    秋兰说自己不要葬礼,除去赵雅原和秋沥,她这一辈子,在这世界上本来也早已经无亲无故,惦记着秋兰以前抚养赵雅原的恩情,赵家人原本想给秋兰举办葬礼,被赵雅原阻止了。

    没有什么别的原因,他只是希望,老人家的最后一程,可以按照她自己希望的方式走。

    他们是在赵雅原家见面的,预备下午的飞机,带秋兰一起回南荞。

    鹿念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秋沥,只能陪着稍微说说话,谈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来分散他的注意力。

    赵雅原家很安静。

    赵雅原看起来比秋沥好,和之前看不出太大变化,一整个家,三个大人话都不多,只有赵修宜,他年龄还小,体会不到这种生离死别给人带来的影响。

    但是,小孩子对大人的情绪感知能力其实出乎意料的强。

    他嫩感觉到,三个他喜欢的大人都不高兴,他又是个分外敏感的小孩,跟着也不敢作声,不敢再笑闹。

    还是鹿念发现了。

    她扬手叫他过来,“好久不见,修宜又长高了。”

    “姨姨。”小男孩乖巧的走近,给了她一个拥抱。

    鹿念想试着抱他起来,发现比起原来,真的又重了很多。

    “这段时间吃得多,还经常在外头野。”赵雅原说,“长了很多,你肯定抱不动了。”

    “我不用抱。”赵修宜小声反驳,他爬上沙发,把自己贴着鹿念坐着,坐姿很端正,似乎是努力想显示出来,自己已经长大了。

    他性格被赵雅原养得很好,乖顺听话,也一直很是亲近鹿念。

    鹿念也喜欢他,冥冥之中,她总觉得,自己和这孩子有些缘分。

    “是,修宜长大了。”鹿念在他面颊上轻轻捏了捏。

    赵雅原,“你长大了,下午就自己去奶奶家。”

    “为什么要去奶奶家?”

    赵雅原,“我们下午都要出远门,家里没人了,谁照顾你?下午会有人来接你,到时候你自己回奶奶家。”

    他没想到的是,待他说完这句话,小男孩把自己蜷缩了起来,声音闷闷的,“……嗯。”

    “修宜,怎么了?”鹿念发现他的不对劲。

    小男孩葡萄一样的大眼睛已经红了,眼泪汪汪的。

    赵雅原,“?”

    这小孩,又怎么了?

    他其实性格挺粗糙的,虽然对赵修宜好,但是本来是男人,也没结婚,心思细腻不到哪里去,不可能像幼师一样对他提供全方位九十度无死角照顾服务。

    秋沥一直没有说话,他心思是三人里面最细腻的。

    他声音有些沙哑,“带他一起去吧。”

    “他是怕你不回来了。”

    赵听原消失不见,苏清悠又去世了,苏家对这剩下的孩子不闻不问,江文茵倒是一如既往的疼爱孙子,因为大儿子和儿媳事情的打击,他们两人近年来身体也不是那么康健,所以,赵修宜大部分时间,其实是跟着赵雅原的。

    赵家自然有人议论,毕竟,以赵雅原的条件,要找什么对象找不到,他一直单身,可能就是因为被这拖油瓶绊住了。

    用人这么议论,赵修宜也不是没有听到过。

    最开始的时候,他很怕,却也不敢去问赵雅原。

    他怕赵雅原真的不要他了。

    苏清悠和赵听原出事时,赵修宜还在襁褓里,所以,长大现在这么大,他对父母的印象已经完全模糊掉了,只知道赵雅原是真真正正,唯一一个对他好的人。

    今天,看到三个大人情绪都这么不对,赵雅原还说他们都要走,要送他去奶奶家,他一下就想到了,觉得他可能是真的不想要他了。

    所以找个借口,把他送走。

    赵雅原,“……”

    他抱过赵修宜,狠狠捏了一把他的脸颊。

    “你这小没良心。”他说,“我对你还不好?你这一点点大,脑子里想的倒是乱七八糟。”

    小男孩白嫩嫩的包子脸被捏得变了形,含糊不清道,“……我不似。”

    “不是什么?”

    “不是小没良心的。”他委屈的说,看着对面的鹿念和秋沥,认真道,“等我长大了,我要养你们,养叔叔,小秋叔叔和姨姨。”

    鹿念没忍住,弯着眼睛笑了起来。

    “你姨姨有人养。”赵雅原懒洋洋道,松手放赵修宜离开了,“你想养,先去问别人同不同意你养他老婆。”

    赵修宜年龄还小,听不太懂这话,眨巴眨巴了大眼睛,完全没听懂。

    不过,有了他这一处,室内紧绷的空气终于松懈下来了一些。

    鹿念低声问秋沥,“带修宜过去,你真的可以?”

    秋沥笑了笑,“没关系的,就是带阿婆回去,他想和我们一起,就一起吧。”

    修宜也乖巧,不难带。

    飞机少见没有晚点。

    墓地是秋兰自己早早选好的,下了飞机后,已经是差不多凌晨,赵修宜已经困得睁不开眼了,三人商量了一下,预备等第二天安葬秋兰。

    他们都没什么睡意。

    自从在安城安家后,赵雅原和秋沥都忙于公司事务,鹿念结了婚,当然是以陪自己丈夫为主,三人像这么再聚在一起的时间,比之前少了很多。

    秋沥说,“南荞也变了很多。”

    赵雅原带着赵修宜在家。

    旅游开发得很好,在保持了过去生态的基础上,交通,住宿,旅行的相关设置,都完备了很多。

    鹿念想起了往事,“以前南荞就一家旅馆,特别破,老板胖乎乎的,也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开下去。”

    她住得惯,别的城市里来的客人可不一定。

    赵雅原,“开着呢,还扩建了,现在条件贼好。”

    他看着窗外,南荞小镇的灯火,比起过去明亮了很多,学校扩建了,安了空调,来了不少支教老师。

    赵修宜已经睡着了,含着手指,在床上蜷成了一小团。

    赵雅原忽然问,“你这次和我们出来,他知道吗?”

    鹿念,“……”

    “当然知道了。”她怎么可能不和秦祀说一声,就一个人跑出去,还是和赵雅原,不然跳黄河里也洗不清了。

    “怎么同意的?”赵雅原挑起唇角,“把你看那么死,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就算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在她面前说起秦祀,赵雅原总是这种语气。

    俩人关系一直就这样。

    以前,有时秋沥还会试图调停一下,后来就干脆放弃了。

    鹿念也懒得回答了,权当没听见。

    第二天,三人一起去了墓园,眼见着秋兰的骨灰盒被安葬。

    小朋友暂时留在了家里,秋沥叫了朋友,暂时带他一段时间,南荞附近的同龄小孩不少。

    三个大人回去时,看到的就是,院落里聚集了四五个差不多岁数的小朋友,带着赵修宜一起玩。

    赵修宜从小在城市里长大,从没来过乡下,自然也没有见过他们玩耍的样式,眼睛发亮,玩得特别开心。

    他其实也是个内向的小孩,交到了同龄玩伴,

    看着院内景象,秋沥唇角稍微动了动,他没有拉开门,只是远远注视着。

    鹿念知道他的意思。

    人生如此,不过不断的逝去与新生。

    赵修宜玩得一身汗,赵雅原骂骂咧咧给他洗了澡,他也是个大少爷,从没服侍过人,不过眼下江文茵赵如澜都不在,也没有保姆佣人在身边,他是人家亲叔叔,只能亲自伺候。

    鹿念和秋沥在外聊天。

    秋沥情绪稳定了不少,“我还打算在南荞留一段时间。”

    “好。”鹿念说。

    他问,“那你呢?”

    他也知道,鹿念不可能一直和他留在南荞。

    看着他苍白的脸色,鹿念斟酌着说,“我大后天走吧。”

    再陪陪他。

    她真的还是放心不下秋沥,所以,想来想去,还是打算至少再留个几天。

    俩人说着话,她手机响了,鹿念看了眼来电显示,“我去接个电话。”

    她推开门,去了院子里。

    秋沥自然知道是谁打来的。

    赵雅原刚给赵修宜洗完澡,把他拎出来,换了衣服,赵修宜白天玩得开心,现在还精神抖擞,“我们明天还在这里吗?小亮说,明天带我去山上玩。”

    他绘声绘色,声音里还带着奶气,--

    和他描述,小亮他们是怎么带他玩耍的。

    “还玩个屁。”赵雅原恐吓他,“今晚就走。”

    赵修宜瘪了瘪嘴,秋沥笑,“你想的话,能在这一个月都可以。”

    “你还太小了。”他摸了摸赵修宜的脑袋,温和道,“不能去山上,最多只能到山脚,明天必须叫小桃老师带你们一起去。”

    小桃在南荞长大,回来当了小学老师,是秋沥旧识,今天也是麻烦她带的赵修宜、

    赵修宜不是不懂事的孩子,听到明天还可以继续去找小亮玩,也满足了,他是真的累了,一沾床,不久就睡着了。

    赵雅原瘫在沙发上,“累死了,小孩子怎么这么麻烦。”

    “我懂他们不生的理由了。”他哼了声,“那姓秦的孩子,生出来,估计要翻了天,他又不带小孩,要把鹿念折腾疯了。”

    秋沥无声的笑了下,“ 那也不一定。”

    “对了,鹿念呢?”

    “和他打电话去了。”

    “啧。”赵雅原只发出了一个音节。

    约莫过了半小时,鹿念才回来,“修宜睡了?”她四处看了下,用气音问。

    “睡了。”

    南荞气候很是宜人,秋兰家的小院子,秋沥十几岁时移植来的李子树还在,夏季真是结果的时候,秋沥摘了几颗李子下来,拿井水冰镇过,端给他们吃。

    鹿念很好奇,她也没有在乡下生活的经历,咬一口,只觉得冰冰脆脆的,格外好吃。

    南荞是个消暑的好地方。

    赵雅原,“我最近公司也没什么事情,小崽子喜欢这边,我打算带他在这里多住一段时间。”

    鹿念,“嗯,那我后天走。”

    夜风吹过,竹椅温润清凉,她躺在上面,感觉很是惬意悠闲。

    可惜秦祀不在。

    她想。

    ……

    第二天早上,在外头吃完早餐,鹿念给秦祀发了个微信,和他说,后天回去,机票已经定了。

    他回复来得很快,“把票退了吧。”

    鹿念,“?”

    是嫌弃她回去得太迟了?

    对面的赵雅原忽然一僵,秋沥也停了筷子,神情很难言。

    鹿念莫名其妙,“怎么了?”

    她也回头,顺着他们视线方向看过去,杏眼一下睁大,惊喜道,“你怎么来了?”

    不远处的年轻男人身姿修长,依旧惯常的一身深色,黑发白肤,容貌清俊,在南荞拥熙攘的人群里也分外醒目。

    “事情昨天办完了。”秦祀说。

    “我昨天还在想,可惜你没有过来,你吃早饭了吗?”鹿念叽叽喳喳。

    她叫老板再加一碗面。

    南荞现在在做精品旅游开发的路子,比起之前也有了很多改进,路边的早餐店,比起多年前他们一起过来时的味道,也改进了很多。

    赵修宜原本也在一起吃饭,吃到一半,又遇到了昨天一起玩过的小伙伴,于是忍不住三两口把饭吃光了,现在玩完回来了,小伙伴教他用草编了小花冠,他拿着,想回来送给鹿念。

    不料,跑到一半,他忽然发现桌旁多了个人。

    赵修宜,“……”

    看清楚来人长相后,小男孩瞬间把手缩到了背后,沉默了,往赵雅原身后缩了缩。

    他们四个人中,他当然最喜欢自己的亲叔叔赵雅原,鹿念和秋沥也很亲近,唯独惧怕秦祀。

    秦祀孩子缘不怎么样。

    他性格实在太冷,虽然他从没对赵修宜说过任何重话,但是,比起经常威胁要揍他的赵雅原,赵修宜害怕他要害怕多了。

    赵雅原轻轻笑了声。

    他放下筷子,扯了扯他的包子脸,“没出息。”

    吃完饭后,她征求秦祀意见,“既然来了,我们也在这边多住几天吧?”

    正巧,她的上本漫画完结了,准备策划新系列。

    南荞的山水风光和恬静的田园生活,有些触动她的灵感。

    她想在南荞多跑几个地方,画几张速写,收集灵感。

    秦祀当然没意见,其实对他而言,去哪里都一样,只要是和她一起。

    “对了,你住在哪里?”鹿念问。

    “我们那已经没多的地方了,住不下你。”赵雅原幸灾乐祸,“现在住我们都挤死了。”

    秋兰留下的小院已经扩建一次了,但是房间还是不多,这次赵修宜也一起过来了,所以住得更加拥挤。

    “既然这么挤,你难道连住一晚酒店的钱都拿不出了?”秦祀冷淡道。

    现在南荞满大街,最不缺的是民宿,

    赵雅原,“……”他被噎住了。

    他最讨厌秦祀的地方,就是这万年不变的毒舌,秦祀话很少,但他存心不想让你舒服时,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能气死人。

    鹿念叹气。

    秋沥继续吃自己的。

    他们都已经习惯了。

    鹿念回去收拾了下自己行李,既然秦祀来了,她当然要去和他一起住。

    他们找的一家民宿,很是干净雅致。

    登记的是个穿着青布褂的年轻小姑娘,秦祀去登记时,她边写着字,边偷眼看他。

    比起少年时还带着些青涩的倔强模样,这些年,他越发成熟内敛,比起少年时代,更有一番不同的味道,甚至更加惹眼。

    鹿念原本在大厅坐着,把这一幕看到眼里,唇微微一勾。

    正在这时,后门打开了,进来了个人,声音很是洪亮,“杏杏,你把之前酿好的梅子酒放哪去了?”

    是个上了年纪的胖老头,似乎是这儿老板,穿着白色褂子,胖墩墩的,笑容可掬,他看到秦祀,视线顿了下,忽然拿蒲扇一拍自己的大肚子。

    “哎,您又来了?我记得上次,和你女朋友一起来我们这儿玩过几次?她这次,没一起来?”

    鹿念也认出胖老板了,起身和他打招呼。

    “已经是我夫人了。”秦祀说。

    老板很是高兴,觉得自己见证了一次爱情接力,以前南荞旅游业荒疏,他旅馆一整个夏天也没几个客人,所以他对那对漂亮的少年少女印象分外深刻。

    现在一眨眼,这么多年过去,他旅店生日蒸蒸日上,他们居然也已经结婚了。

    “房费给你们减半。”胖老板笑呵呵的,“杏杏,你记一下。”

    那个叫杏杏的女孩还没怎么回过神,闻言忙说好,但是,那一瞬间,失望的眸光根本没法遮掩。

    秦祀把行李都拿了上去。

    差不多把室内整顿好,鹿念托着腮,看着他,忽然眨了眨眼,神情很是狡黠。

    一起生活了这些时间,他也已经有了些经验。

    见她这神色,本能的就觉得有什么不对。

    ……一般是她要开始各种折腾他时的前兆。

    “楼下的小姑娘,你觉得漂亮么?”果然,她慢悠悠问。

    秦祀沉默了一瞬。

    他压根没注意她嘴里的‘小姑娘’长什么样子,自然也说不上来到底漂不漂亮。

    他脸皮薄,不会说情话,也不知道刻意说什么来讨好喜欢,一直到现在,也依旧这样。

    “看你们眉来眼去的。”鹿念慢悠悠道,“应该还是,挺漂亮的吧。”

    秦祀,“……”

    他沉默了。

    他抱起她,在她面颊上亲了一下,动作很温柔,无声的示好。

    鹿念搂着他瘦窄的腰,笑吟吟的,手指轻轻划过,已经习惯了如此对待,他低下头,有些气息不稳的来找她的唇。

    虽然没多久没见。

    但是,前段时间,因为工作的原因,俩人正好都忙,亲密的时间其实不多,所以鹿念才会想到要和他一起出去度假。

    现在倒是阴差阳错,某种意义上,倒是也算一起出行了。

    她懒洋洋的躺着,忽然过来亲了他一下,“怎么一下都这个时间了?”她嘀咕了声。

    “等下我再去陪陪秋沥。”她翻了个身,“这几天,我一直很担心他,怕他承受不住,”

    秋沥重感情,秋兰对他有收留与养育之恩,虽然年龄大了,终究会有一走,也算是无病无灾的喜寿,她还是忍不住担心。

    他回搂住她,没说不让她去,只说了句,“你操心太多。”

    秋沥已经是个成年男人了,秋兰的去世也并不突兀,已经精力不济了很久,医生甚至暗示过很多次了,觉得她可以活到如今是个奇迹,秋沥完全有足够的时间做好心理准备。

    他也完全不觉得秋沥有她想的那么脆弱。

    鹿念自己身体也不好,他不想让她陪秋沥一起陷进去太多。

    秦祀就是这样的人,除了和她有关的事情,似乎一切都不怎么在意。

    在别的事情上,他思考的方式,永远是理性远远大于感性。

    鹿念也已经有些习惯了他这点。

    下午,她去见了秋沥,他情绪还算稳定。

    赵雅原和赵修宜也都在,还有那一众被吸引过来玩耍的小伙伴们,院子里欢声笑语,秋沥对这边的花花草草熟悉,他性情又温柔,格外受小孩子欢迎。

    赵雅原乐得清闲,他本来就懒,现在瘫在椅子上玩手机,见他们进来,才懒懒抬了下眼,看到站在院门外的那个修长人影,他扯了扯唇角,什么也没说,继续瘫了回去。

    用过晚饭,鹿念问,“那我就先走了,明天上午再过来。”

    秋沥,“嗯。”

    “我没事的。”他说,浅浅笑了下,“不用太为我操心。”

    朝前方看,还有无数个明天。

    晚风很是舒服,鹿念和秦祀并肩走在街道上,一盏盏灯亮了起来,小摊子都支了出来,卖吃的,卖玩的,白夜入昼,有追打的小孩子笑闹而过,远处群山起伏绵延。

    黄昏是很特别的时间点。

    远处,还残留着一线夕阳,似乎虚幻。

    不知道是受到了这种气氛的感染,还是因为这几天秋兰的事情,让她心里有所触动。

    鹿念忽然问,“你说,如果以后,我比你先死,怎么办?”

    她身体底子在这里,以后,要是比他先死掉,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她轻轻在他掌心挠了挠。

    以前,她似乎也和他聊起过这个问题,不过纯粹是为了逗他胡说的,那时,他神色特别可怕,鹿念也不敢再多逗他,于是很快结束了这个问题。

    他回握住她的小手,收到自己的掌心里。

    男人侧脸隐没在夜色里,线条格外清俊,这次,出乎她的意料,他没有再露出少年时代的那种表情。

    反而很是平静。

    鹿念这下倒是不开心了,“你怎么这样啊?”

    臭男人。

    之前还没追到手的时候,就珍惜,舍不得她死掉,现在到手了,结婚了,有名分了,就不珍惜了是吧?

    她气哼哼的,想甩开他的手,却没有成功,被紧紧握住。

    看到他的模样,鹿念愣住了。

    昏暗的夕阳下,他神情有丝隐秘的温柔,她很少见,或者说,从未见这个男人露出过这种表情,从他们初见开始,一直到现在。

    他没有松开她的手,十指缠绕,他俯下身,在她唇上轻轻一碰,耳畔边,鹿念听到那四个字,被晚风带过,清冷又温柔。

    生死同归。

    他们再也不会分开。

    END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