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七十八章 你来啦

第七十八章 你来啦

推荐阅读: 圣狱 天帝传 苏伟峰乔雨珊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楚烈萧诗韵小说笔趣阁 奥特:只想守护你 沧元图 大地武士 陆鸣全文免费阅读 万古神帝 临渊行

这老头就是钱友口中说的野生术士?

    他似乎看出钟璃也是术士,那么,想必知道钟璃是司天监的人了。毕竟野生术士如同大熊猫,异常珍稀,不可能在襄城附近同时出现两位。

    许七安暗想。

    “这座墓的主人不简单,呵呵,看到一些不该看的东西就不好了。这是老头子多年来掘墓的心得,你们司天监的术士不屑干这种活计,缺了点经验。”公羊宿笑道。

    司天监的术士?!

    后土帮的成员看向钟璃,满脸愕然,像是被惊到了。

    原来是真人不露相,她竟然是司天监的术士.........果然这种闷不吭声的人物往往才是核心人物之一。

    病夫帮主心说。

    他再看向许七安,愈发觉得此人地位最低。

    首先是武夫身份很难在这样的队伍里成为核心。其次,刚才击杀邪物时,此人的作用就是盾牌。

    清晰直观的体现出了他的作用。

    “嗯嗯。”钟璃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她绝对不会施展任何法术的,绝对不会参与任何战斗,这是一位成熟的预言师总结出来的经验。

    楚元缜沉默不语,目光时而审视许七安,时而打量金莲道长。

    许宁宴很奇怪,他绝非表面上那么简单。

    三次都走到这间偏室里,只有两个可能,要么许宁宴是故意的,要么有什么特殊原因,让他不断的重返此处。

    “许宁宴身上到底隐藏什么秘密........嘶,三号与云鹿书院清气冲霄有关,三号是儒家弟子。而他堂兄,身上竟还有另外的秘密........道长啊道长,你藏的可真好。”

    .................

    众人心情沉重的进入偏室,偏室的尽头是一条甬道,通往位置的深处。

    “那,那个........道长要不您走前面?我还只是个孩子。”许七安站在甬道口,望着前方的黑暗,有些踌躇。

    “有感知到危险?”金莲道长神色一肃。

    没有,就是有点怂,勾起了我儿时看恐怖片的心理阴影..........许七安在心里回答,深吸一口气,举着火把进入甬道。

    甬道狭长,两侧石壁有人为开凿的痕迹,染着橘色的光辉。

    他们的脚步声回荡在寂静的甬道里,谁都没有说话,凸显出众人内心的紧张。

    甬道尽头是一扇高大的石门,紧闭着,尚未有人光顾。

    许七安停在石门前,双手按在门上,他尝试着发力,但又未真正用力,静默几秒,没有受到来自神觉的预警。

    收回手,朝金莲道长点头:“没有危险,嗯,至少我没感知到。”

    “开门吧。”金莲道长说。

    扎!

    生涩沉重的摩擦声里,石门缓缓往后敞开。

    火把的光芒照入,只能照亮范围数丈距离,再往内,光芒就被黑暗吞噬了。

    许七安看见火把黯淡了一下,忙说:“再等等,里面没有空气。”

    而后吩咐钟璃:“有辟毒丹吗?给后土帮的兄弟们分一点。”

    白袍肮脏的公羊宿说道:“不必客气,我们服用过辟毒丹了。”

    在外头等了一刻钟,许七安半只脚踏入墓室,既没有危险预警,火把也没有黯淡,这让他松了口气,道:

    “我先打头阵,你们跟在身后,记住,不要做多余的事。”

    后土帮的成员们,用力点头。

    到现在,不止是病夫帮主,连普通成员也看出许七安的低等地位。

    探路打头阵,危险当盾牌。

    武夫,就是如此粗鄙。

    我这一波操作也算出尽风头了,作用最大,道长他们都要倚仗我.........许七安嘴角微挑。

    同时,许七安想起以前没有注意道的细节。

    “金莲道长果然是残魂啊,我想起来了,桑泊案时,我们潜入平远伯府,结果遭遇了被神殊俯身的恒慧,道长当时的操作是,元神莽上去。

    “当时我的“文化水平”不高,没觉得哪里不对,现在回想起来,就很奇怪。法宝呢?法术呢?金丹呢?

    “用元神莽上去,这就相当于脱下裤子,用肉做的枪和别人铁铸的枪硬拼。纯粹找死。

    “可道长如果是残魂,一切就可以解释。甚至,他喜欢上猫也能解释,反正人和猫都不是自己的肉身。

    “不过,残魂能活这么久?道门不愧是玩鬼专业户。”

    虽然内心戏很丰富,但许七安没有忽略周遭环境里,可能存在的危机。

    进入主墓后,五根火把驱散的大部分的黑暗,墓室内的场景一点点勾勒于众人眼前。

    主墓空间巨大,如果把它比作房间,许七安等人现在的位置是玄关,可即使是玄关,已经给人一种进入神庙的错觉。

    数人合抱的立柱支撑起看不见高度的穹顶,两边的墙壁距离初步估计有二十丈,也就是说,这座主墓的宽度是二十丈(60米)。

    深度未知,有待探索。

    “按照墓穴的格局,中央必定是墓穴主人的棺椁,我建议先别过去,绕着墙壁摸索圈,估测出模式的大小,顺便看看能不能发现有价值的信息。”

    病夫帮主走到金莲道长身边,建议道。

    老盗墓贼了........不过,领队的是我啊,为什么不找我商量?许七安心里嘀咕。

    “有理。”金莲道长颔首。

    许七安带领着众人往左开始探索,谨慎移动,直到看见一副巨大的壁画。

    文字出现前,壁画是用来记载事件的唯一方式,哪怕是现在,也还流行着“壁画记事”的传统。

    许七安和楚元缜一前一后,高举火把,照亮壁画。

    壁画的内容是:一条可怕的巨蛇闯入了人类城市,它盘绕起来时,身躯比城墙还高。它的瞳孔猩红发光,狰狞可怕。

    这时,一位脚踏飞剑的道人从天而降,斩杀了巨蛇。

    城中的皇帝带领臣子们出来迎接道人,对他磕头跪拜,道人踩踏飞剑,凝于半空,俯瞰着下方的皇帝和臣子。

    “这么大的蛇,是妖族?”恒远皱眉。

    楚元缜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他虽四处云游,但自从甲子荡妖后,大妖渐渐绝迹。而二十年前的山海关战役,倒是有妖族出现,但楚元缜当时还是孩童。

    至于许七安.......他和大家一起看向金莲道长。

    “确实有一些天赋异禀的妖族,体型庞大。但也不至于这么夸张。而且,如果你们知道妖族五品的时候,会凝聚妖丹,就不会认为壁画上这条蛇是妖族了。”

    金莲道长负手而立,一副得道高人的风范。

    三人的想法各有不同。

    许七安想的是,原来五品妖族凝练的是妖丹,听道长话里的意思,凝练妖丹后,体型会缩小?还是说妖族修行的路子并不是体型上的增长。

    楚元缜则在想,既然不是妖族,那这条蛇是什么?他心里隐约有个猜测。

    恒远的想法比较简单,这条蛇他打不过,是佛法暂时无法降服的妖孽。

    金莲道长没有卖关子,说道:“体型庞大并不是好事,虽然会带来力量上的增长,但也会暴露很多破绽。这世间,以体型庞大著称,且实力强劲的,是远古的神魔。

    “不过远古神魔活跃的年代,人类还处在蒙昧时期,处在部落时代。所以,壁画上这条蛇,应该是远古神魔的血裔,并非真正的神魔。”

    楚元缜微微点头,道长说的,与他想的一样。

    “即使如此,这道人能斩大蛇,实力恐怕非凡寻常。”楚状元道。

    整面墙壁就仿佛画卷,他们边说边走,看到了后续的内容。

    皇帝为了答谢道人,为他铸了高台,率文武百官膜拜。

    “这不就是我们之前看到的壁画吗。”许七安道。

    群臣膜拜高台的画面,与外头那幅壁画一模一样。

    接下来的壁画内容,让众人大吃一惊,那面目模糊的道长挥剑斩杀了皇帝,然后穿上龙袍,戴上皇冠,他篡位了。

    这特么的是什么神展开.........许七安瞠目结舌。

    楚元缜张了张嘴,同样被道长的举措震惊。

    金莲道长眉头紧锁。

    恒远大师皱眉道:“如此高人,应该不至于留恋权力。称帝对他而言有何意义?”

    话音方落,许七安和楚元缜同时“呵”了一声。

    他们默契的相视一笑,知道对方和自己一样,想到了元景帝。

    再接下来,壁画描绘的内容变成了战争,黑甲军队和白甲军队厮杀,白甲军队后方是巨人般的皇帝——那位篡位的道人。

    黑甲军队后方空空如也。

    皇帝的军队平定了叛乱,但他似乎并没有打算做个好皇帝,他开始玩起了多人运动。

    皇帝高举宝座,怀里坐着果体女人,身边围绕着同样一丝不挂的女人。

    再往后,男人和女人渐渐多了起来,无数队男男女女,愉快的做起多人运动。

    “这不就是我们在外头见到的那幅壁画吗。”许七安说完,觉得自己这句话如此的熟悉。

    这幅“多人运动”壁画,与外头那幅一样,只不过没有行气经络图..........这幅壁画要传达的意思是,皇帝后来沉迷双修,成了道门双修术的狂热崇拜者,荒淫无道?

    不对,他本身就是道人,篡位当了皇帝!

    许七安脑海里诸多念头闪过,然后听见楚元缜低声道:“道长,这位皇帝,与道门双修流派有莫大的渊源啊。”

    他真正想说的是,这道长会不会是那支流派的开宗祖师?

    楚状元还是很聪明的吗,我也是这么想的........许七安一边点头,一边看向金莲道长。

    “不知道。”金莲道长的回答言简意赅。

    众人缓慢走着,继续看壁画。

    可能是上天也看不惯皇帝昏聩的行为,某一天忽然乌云大作,降下雷霆劈死了他。皇帝驾崩了。

    “道长篡位,荒淫无度,于是上天降下雷霆劈死了他.........这未免也太勾栏了。”病夫帮主摇摇头,给出评价。

    “太勾栏”的意思与“戏剧性”差不多,这个时代的戏曲普遍都在勾栏里。

    天地会成员的脸色极为古怪,因为他们联想到了更多的东西。

    许七安从理性的角度出发,分析道:“奇怪,有些地方不符合逻辑。”

    金莲和楚元缜等人知道许七安在破案方面有着异于常人的天赋,纷纷按捺住发散的思绪,聆听他说话。

    “如果这座墓的主人是壁画里的皇帝,也就是道人,那么,这幅壁画就很奇怪了。”许七安沉声道:

    “即使是我们大奉英明神武的陛下,也知道修改史书,遮掩自己的污点。而这壁画,赤裸裸的画在这里,是讽刺?”

    英明神武的陛下修改史书,遮掩自己的污点.........许宁宴也太谨慎了吧,即使在这样的场合里,也不留下“大不敬”的把柄。

    楚元缜心说。

    “天雷劈死了他,所以,这座墓应该是臣子、后人修建,批判他不是很正常吗。”恒远道。

    “大师,您或许会为了仇人建墓,可别人未必会。”许七安摇头,说道:

    “如果后人憎恨着他,那么便不会修建出如此规格的大墓。反之,就不会画这样的壁画。除非壁画的内容无比真实。”

    众人点头,接受了他的说法,楚元缜沉声道:“以道人的实力,等闲的雷霆劈不死他。这雷霆是不是还有别的寓意?”

    这时,金莲道长说话了,一字一句,沉声道:“是天劫。”

    “天劫?”

    闻言,许七安等人看向金莲道长,这是一个陌生的词汇。

    金莲道长缓缓点头:“在道门体系中,二品叫做‘渡劫’,度过天劫,就可以成为一品的陆地神仙。呵呵,这可不是司天监预言师的天谴能比拟。上一代的人宗道首,就是在天劫中,灰飞烟灭。”

    原来道门二品叫“渡劫”,一品叫“陆地神仙”。天地会众人颇为欣喜的记下来。

    许七安一拍脑袋,道:“我想起来了,道长你说过,那个该死的地宗道首就是渡劫失败,才被魔性反噬,堕落成妖道。”

    当初杀死紫莲后,金莲道长夜里潜入许七安房间,与他有过一番坦诚布公的谈话。

    “也就是说,这位皇帝是道门二品,而且是巅峰的二品,距离陆地神仙境只差一线。”楚元缜说道。

    金莲道长忽然松了口气,“死于天劫,灰飞烟灭,这座墓应该是衣冠冢。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其他人也松了口气,许七安颇为轻松的调侃道:“道长,过于笃定的判断,往往会招来相反的后果。”

    道长这家伙,别乱插旗啊。

    在许七安的带领下,他们来到了主墓的另一侧,失望的发现并没有壁画。

    主墓周边的探索到此结束,许七安手持火把,带着众人绕到中心位置,看见了一条宽阔的黑色通道。

    这条通道笔直的通向最中央的高台,通道两边是浅浅的水坑,水质浑浊。

    “两边都是蜡烛........”

    许七安移动火把,橘色的光辉照到了通道边缘,每隔十步树立一个等人高的烛台,一直连绵到高台。

    烛台上有尚未燃尽的蜡烛,赤红如血,却又晶莹剔透,宛如红宝石一般。

    “这似乎是东海红龙身上提炼出的油脂,这一根蜡烛,能烧几十年不灭。”金莲道长嗅了嗅,辨识出蜡烛的材质。

    说话间,许七安和楚元缜点燃了蜡烛,一簇簇烛光静静燃烧,为宽阔的主墓带来更多的光明。

    许七安一边让人注意两侧的水池,防止水中藏着邪物;一边点亮通道边缘的烛台。

    火把无法维持太久,终将熄灭,得赶在它们燃尽前,用别的东西接替照明任务。

    临近高台,许七安忽然停了下来,因为通往高台的台阶上,伫立着两列士卒,静静的注视着这群不速之客。

    妈的,吓老子一跳........许七安骂骂咧咧的走过去,先侧耳聆听,确认没有心跳,接着观察这些干尸。

    “只是干尸而已,大家不要胡乱触碰,跟在我身后。”

    告诫了一句后,他拾阶而上,踏过九十九阶,登上了高台。

    高台上的景物最先映入许七安眼里,中央摆放着一具巨大的青铜棺椁,高台的四角伫立着四道高大身影。

    这些身影手持各不相同的武器,无声的伫立着,伫立了数千年的岁月,屹立不倒。

    金莲道长看了一眼青铜棺椁,挪开目光,走到高台边缘,审视着最近的一具干尸。

    这具干尸穿着鱼鳞甲胄,手持紫金锤,带着青铜面具,只露出一双眼睛。

    一片片鱼鳞甲胄用红线串联,每一片鱼鳞上都刻着古怪的符文,既邪异又精美。

    “这似乎是道门作品?”楚元缜同样在观察干尸,不过他看的那具干尸,手里拄着一柄锈迹斑斑的青铜剑。

    金莲道长看完四具干尸,观察过他们身上的甲胄,沉吟道:

    “确实有道门痕迹,不过,这种上古符文我只能猜测一二,西边那具主金,南北东分别主火、水、木。”

    “土呢?”许七安问。

    金莲道长没有回答,而是看向摆在中央的青铜棺椁。

    “中央主土!”楚元缜低声道:“这样的格局代表什么意思?”

    “是不是往生?”野生术士公羊宿,望向了钟璃。

    钟璃点点头,道:“天地万物皆为五行幻化,古代人相信,人死后葬于墓,墓在土,若能在墓中摆下五行阵,死者终有一天,会从土中转生。”

    众人听的津津有味,许七安却忽然脊背一凉,道:

    “这不对啊,道长,你不是说死于天劫,灰飞烟灭?什么都没有了,那如何转生?这五行阵又有何用?”

    金莲道长先是一愣,继而瞳孔微微缩,沉声道:“走吧,主墓探索过去了,没必要多逗留。”

    许七安点点头,正要宣布撤退,突然听见了青铜棺椁里传来叹息声:

    “你来啦........”

    一股凉意从尾椎骨升起,直窜头皮,许七安“咕噜”一声,吞咽了口吐沫,霍然扭头看向众人,却发现他们脸色虽然严肃,却并没有惶恐。

    金莲道长察觉到许七安无比难看的脸色,问道:“你怎么了?”

    “我听见,棺材里.......”许七安嘴唇嗫嚅几下,从牙缝里一字一句吐出:

    “有——人——说——话。”

    一股凉意从众人尾椎骨窜起,头皮瞬间发麻。

    钟璃缓缓打了个寒颤,差点背不住丽娜。

    楚元缜脸色铁青,声音又低又急促:“走,离开主墓,快点离开...........”

    这一刻,所有人都展现出了强烈的求生欲,没有废话,扭头就走。

    扎!

    这时,众人听见了生涩且沉重的摩擦声,从身后传来。

    那是青铜棺椁揭开的声音。

    .................

    PS: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嗯,那就求个月票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